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癌治疗>> 内容

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

更新时间:2003年07月01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新安晚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

 

  生命到底有多重?这些天,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二十八岁的林死于肝癌,他是我的老朋友老同学。
  同年出生在同一个村子里的我们,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成长岁月其实远没有现在回忆的那般美好。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是的。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四五岁的时候,我们不能撒娇,而要顶着烈日去放牛。
  后来上学了,放下书包,就要下地去干农活。尤其是每年的暑假,最累的就是“双抢”。田多劳力少,我们是逃避不了的。割稻,插秧,拖大板车,扛几十斤重的稻子,村里的人说林是小大人,能干。相比之下,逊色许多的我经常要被父母数落,看人家林怎样怎样,哎,怎么就生了你。
  上了中学我们寄宿在学校,生活很苦,周末回家就要带够一个礼拜吃的咸菜。我发现,睡在下铺的林经常流鼻血,有一次竟然晕倒在课堂,老师和同学们惊慌失措。医生说是因为小时候劳累过度,嘱咐他以后要多注意,再苦不能苦身体,要注意营养;农活重,一定要少干。走出医院,林请求我帮他隐瞒,他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更不想给本来就拮据的家庭增加负担。万般无奈,我只得答应他,现在想来,我当时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只要一回到家,林就是家里的主劳力,这种情形一直到林大学毕业都没有改变。累得流鼻血,他只说是天热上火,家里人也没多在意。加上林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还要供他上学,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再去请人帮忙。离了林,家里真的寸步难行。
  田地里挽起袖子生龙活虎干农活的林,活脱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捧起书本,林又是一个如饥似渴吮吸着知识营养的学子。林是村人眼里的孝顺儿子,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
  那年高考,我们都把握住了。可林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水平,只上了一所省内的医学院,而我去了天津。我们走到了人生道路的分岔口。
  梦想跟现实有多大的落差,相信每一位参加过高考的学子都清楚。或许是高考的阴影始终无法释怀,我给林写过很多信,而他回信很少,而且都是寥寥数笔。后来干脆不回了。寒暑假我们依然能见面,亲热的背后隐隐透着隔膜。我知道有很多话林不想说。许多的苦难,没有亲历的人,永远都无从体会。但从别人的口里,我得知,林的大学生活一如既往地艰苦,为了支付高昂的学杂费,他不得不打了好几份工。有时还往家里寄钱,自己舍不得买新衣服,就穿同学剩下的。
  就在两年前,回家省亲的我们再次相遇了,那时林已经是一个医学博士在读生了。我们寒暄着,林的脸色苍白,镜框背后的目光忧郁而朦胧。我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林说选择继续读博士是因为工作一直不好找。父母其实非常希望他早点工作,缓解家庭负担。他们不理解林的选择却依然默默地支持着林的决定。林说:“我欠父母太多了……”
  没有想到的是,那竟然是我们最后的谈话,那次竟然是我们的永诀!
  今年是林毕业之年,多年的辛苦总算熬出头了。一个月前,林打电话给我,说工作已经落实了,是一家全国知名的制药厂,待遇优厚。放下电话,我眼睛好潮湿。我为在困难和艰辛压迫下的奋斗终于能获得回报而高兴。
  可当我前几天打电话回家跟母亲报告林的好消息时,传来的却是噩耗———林走了,肝癌!什么?我讲不出话来,二十八岁的小伙子就这么走了?我不相信!他前不久才跟我通过电话。母亲说,这孩子太可惜了,去单位报到时就晕倒了,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他父亲已经把他的遗体火化了带回家,刚下葬。林的家里早已是徒有四壁,连丧事都是几个同学凑钱料理的。村里人都惋惜不已。
  生命如此之轻?!我不解的是,林学医的,怎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为什么他迟迟没有就医呢?金钱在他眼里真的比自己生命还重要吗?林,你呕心沥血地奋斗真的改变了你的命运了吗?你何苦对自己这样残酷?

Tags:肝癌病例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