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癌治疗>> 内容

身患肝癌 准母亲选择“保胎儿”

更新时间:2005年11月15日23:24:05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身患肝癌 准母亲选择“保胎儿”

 

身患肝癌准母亲选择“保胎儿”(图)

  婴儿和肿瘤都在一天天长大,凌雪珠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文/图 本报记者刘志华

  “我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努力配合医生的治疗———医生说了,再过六七周的时间,我肚子里的宝宝就能够通过剖腹产的办法来到人世!”

  2005年11月13日,躺在厦门市第一医院病床上的27岁孕妇凌雪珠,呼吸急促,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粒接一粒,说话时似乎每个字都要耗费她全部的精力。

  生死抉择

  要完成当母亲的心愿

  凌雪珠于今年2月27日结婚,4月27日开始有身孕,但就在她怀孕前50周左右的时间,她的右肝因慢性乙肝硬化引起病变而开始出现原发性肿瘤(恶性),现在,肝肿瘤已经迅速长到了14厘米多,已被厦门市第一医院诊断为晚期,治愈可能性很小。

  有鉴于此,厦门市第一医院给出了凌雪珠这样一个生死抉择:要么在化疗的基础上做肝肿瘤切除手术,这样一来,大人虽然能够延长生命,但胎儿就保不住;要么大人不做影响胎儿成长的化疗而采取其他的办法治疗肝脏,这样一来,大人就得苦苦再撑六到七周的时间,才能通过剖腹产的办法让胎儿降生,不过在胎儿顺利降生的那一瞬间,大人也极有可能离开人世。

  “我一定要生下孩子!我一定要完成当母亲的心愿!”———经过几番沉痛的思考和辩论,凌雪珠最终“战胜”了决定“保大人”的丈夫和家人,毅然做出了选择,与厦门市第一医院签订了一份“保胎儿”的治疗协议。

  记者目击

  天气不热患者仍不停出汗

  11月13日,记者来到凌雪珠的病床前时,凌雪珠才刚刚睡下不到10分钟。尽管天气不怎么热,但睡着的凌雪珠仍然不停地出汗。凌雪珠的父亲凌奇云站在床沿,不时将凌雪珠的头发捋往脸颊一边,用卫生纸轻轻擦去她额头上的汗珠。

  大约过了20来分钟,凌雪珠醒来并靠墙坐起来。凌雪珠的舅舅开始用刚买来不久的榨汁机榨苹果汁和橙汁。“现在她不仅没胃口,而且一天还要呕吐六七次。”凌奇云说,“医生说吃些新鲜果汁可能会好点,所以我们就买了这台榨汁机来。”

  晴天霹雳:怀孕5个月发觉患了肝癌

  “得知我怀孕全家煮饺子庆祝”

  “4月底得知自己怀孕后,全家6口人特地煮了饺子庆祝。”凌雪珠回忆起怀孕那会儿的情景,难得地笑了笑。怀孕期间,婆家对她更是细心照料,不让她多干其他的活。

  “但是,在怀孕4个月后,我的后背开始出现疼痛。”说起这段往事,已经做出了选择的凌雪珠似乎比家里的任何人都要轻松,“但是,在我们南平建阳市白沙乡卫生院看过后,医生说,孕妇一般都有这样的反应,实属正常。”

  与此同时,村里有过怀孕经历的人也纷纷对凌雪珠及其家人说,凌雪珠的这种反应是很多孕妇都会有的,“有的孕妇甚至会疼得走路都走不了”。有了卫生院的说法和乡亲们的“经验”,凌雪珠和家人对此也就没有太在意。

  等到9月份时,凌雪珠后背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了。到乡卫生院检查发现胎儿的心跳有些偏快,乡卫生院认为是缺氧造成的,于是让凌雪珠吸氧。

  “当时真希望是医院误诊”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并没有减轻凌雪珠后背的疼痛。10月初,在父亲凌奇云的陪伴下,凌雪珠来到了南平市第二医院进行检查,令凌奇云震惊的是,检查结果是恶性肝肿瘤。

  “我非常害怕面对这样的事实。”凌奇云说,“我当时真希望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医院的技术水平不够而造成的误诊。”于是,在11月4日,凌奇云将凌雪珠送进了厦门市第一医院。但专家经过会诊后,证实了这个可怕的消息:凌雪珠患的是慢性乙肝肝硬化引起的原发性肝癌,而且已经是晚期。

  凌雪珠的主治医生、厦门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李滨告诉记者,经确诊,雪珠的肿瘤长在右肝,已有14厘米。李医生说,人体肝脏中,右肝占60%~65%,如果右肝坏死,剩下的左肝不够用,对生命有严重威胁,现在凌雪珠的右肝90%几乎坏死。

  特殊日记:万一见不到孩子还能留下话

  两条生命与病魔的较量

  一个残酷的选择就这样摆在了凌雪珠和她家人的面前:要么引产进入化疗,抓住最后一丝希望,但以后没有机会再要孩子;要么接受保肝治疗,暂时延长生命,生下孩子,但母亲的生存机会也可能将会在胎儿降生的同时消失。

  在到底是“保大人”还是“保胎儿”,凌雪珠与丈夫及其家人之间,形成了对立的两派,但只有凌雪珠一人主张“保胎儿”。最终的结果是,凌雪珠的选择终止了这种痛苦的争论。“每当看到别人的小孩时,我都感到非常的亲切,都想去抱一抱。”说这话时,凌雪珠好像已经有个小孩在眼前一样。

  然而主治医生李滨却很担心:孩子在长大,肿瘤也在长大,这是一场两条生命与病魔的较量,这较量充满变数。

  “想通过日记对孩子说说话”

  “值得庆幸的是,凌雪珠身上的孩子还比较健康,发育情况与正常孩子一样,如果她能再坚持一个月,胎儿达到34周至35周,且治疗期间没意外发生,那么胎儿可以剖腹分娩下来。”厦门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汪燕告诉记者。

  但汪医生也说,像她这种情况,子宫一天天在增大,肿瘤也一天天增大,两个在争,母体负担很重。

  对于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数,凌雪珠和家人都没有别的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配合医院的治疗,让胎儿顺利降生。在这等待的过程当中,凌雪珠也一直在想:万一在胎儿降生后,自己再也看不到孩子,不能对孩子说说话,那是最大的遗憾。于是,她想到了给腹中的胎儿写日记。

  但是,写日记对凌雪珠来说,几乎没办法做到。“我便想请别人来写,我来说。”凌雪珠说。也就在这时,凌雪珠的事情被厦门当地媒体《海峡导报》知道并做了报道,于是,《海峡导报》记者詹文从3天前起替她做起“代笔”。

  最新消息

  凌雪珠或来穗治疗

  根据记者对凌雪珠病情的描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科梁力建教授分析认为,凌雪珠患上肝癌应该在结婚之前。凌雪珠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没做过婚前检查,怀孕时,也没做过真正的孕检。

  梁力建表示,希望能看到凌雪珠的一切病情资料,“不是说我们医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凌雪珠的病,但我们医院的肝胆科和妇产科可以一起研究一个最好的办法———我们以前有过这样成功的例子。”

  本报记者将这一消息转告给了凌雪珠及其家人后,昨日下午,凌雪珠的舅舅带上全套病情资料乘飞机到广州与梁力建教授见面。她的丈夫张勇兴说:“如果顺利的话,雪珠很有可能转到广州治疗。”

  母爱日记

  2005年11月12日星期六晴

  宝贝,从今天起,妈妈要给你写日记了。这是给你的日记,宝贝,我要把接下来的也许已经不多的日子、点点滴滴的回忆都写进去。也许有一天,我还没来得及好好亲亲你就得离开,但至少,你还能从日记中看到妈妈最后走过的日子。

  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熟睡中的你的爸爸,想到也许不久之后他就要又当爹又当娘的,我好心酸。宝贝,我爱你们,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可命运偏偏要你们承受多于我百倍的痛苦。有时我想,其实自己很自私,我可以把美好的回忆带走,却将身后的痛苦叠加给你们。对不起。

  知道吗,宝贝,我和你爸爸曾经憧憬过很多未来,好好赚钱,在厦门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现在,这些我都不想了,我只希望能和你们在一起,永远的。这世上再没有比“在一起”更让人觉得温暖和幸福的了。

  2005年11月13日星期天晴

  11月了,厦门的天气还是好热。妈妈穿着薄薄的睡衣,依然感觉汗一直流,靠着躺着都觉得热。你外公说,不会啊,这天气还好的,是孕妇怕热。

  宝贝,无论我做什么事,总和你在一起,分秒都不分开,这让我感觉很幸福。我开始想念你外婆,她曾说,孩子是母亲的小棉袄。宝贝,你也是妈妈的小棉袄吧,只是妈妈不知道能否熬过这个冬天。

  其实,妈妈喜欢老家的天气。那是建阳的一个小山村,才80户人家,通往外面的只有一条3米多宽弯弯曲曲的小山路。每到这个季节,村里已经变得有些冷了,妈妈常和一些小伙伴到山上摘一种小野果。酸酸甜甜的,吃了后满嘴都黑红黑红。妈妈小时候是个野丫头,短头发,和许多男孩一起,爬树摘果子、掏鸟蛋。宝贝,你可别像妈妈那么调皮哦。

  今天又有好多人来看妈妈和你了,听到他们说话了吗,宝贝?好多陌生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在祝福我们,你睁不开眼睛,但你一定要牢牢地把他们的声音都记住啊。我让舅舅把每个人的名字都记下来,如果我先走了,一定要把这些名字转交给你。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不能辜负他们。也许,这是妈妈给你上的第一堂,也是唯一一堂课。每个名字里面都含一份感情,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你不会孤单。
 

Tags:孕妇,保胎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