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硬化治疗>> 内容

不忍老父割肝 垫江小伙跳楼而去

更新时间:2005年11月21日14:53:05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华商网 - 重庆时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不忍老父割肝 垫江小伙跳楼而去

不忍老父割肝 垫江小伙跳楼而去(图)

当地政府已为谭小波家人承担火化费并拟提供经济援助,打算免费为他治疗的医生闻讯泣不成声

2005-08-09 

8月3日,父亲谭万全介绍谭小波的病情本报资料 图石涛 摄

  枝头烦躁的知了,再也无法唤醒小波的求生渴望;婆婆和爸爸的哭泣,再也无法留住小波深邃无助的眼神。也许,那灰飞的纸钱和萦绕飘飞的香气,能带走19岁青年谭小波身上的苦痛和不忍拖累全家的内疚。罹患肝硬化的19岁垫江青年谭小波曾两次跳楼自杀均被劝回。8月7日晚,他趁家人不备跳楼自杀,当晚9时许经抢救无效身亡。
  小波支开父亲跳下二楼阳台谭小波罹患肝硬化,其父亲谭万全想要割肝救子(本报8月4日13版曾报道)。在本报的呼吁下,社会各界都伸出援手,正在大家为小波凑手术费的时候,被病痛折磨已久的小波不忍拖累家人,也不忍老父为自己割肝,选择放弃生命。8月6日,小波告诉父亲,说自己病情好了很多,想回家休养。于是父子俩便从重庆返回垫江县包家镇正桥村,并住在条件稍好的小波叔叔家。但回来之后,谭万全发现小波的病情并没有好转。7日晚7时左右,小波拦住准备出去想办法的父亲,轻声说,“爸爸,你如果出去了,婆婆都搬不动我,你还是别走了!我现在心里闷得慌,你背我到二楼透下气吧?”谭万全将儿子背上了二楼。5分钟后,肚腹剧痛的小波大喊,“爸爸,我不行了,你拿把刀或针,放些水出来。”疼痛稍减后,小波要父亲扶他到阳台透气。当时,小波双腿跪在凳子上、手扒住栏杆。谭万全有些担心,就催儿子下来,儿子顺从地说,“爸,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下来!”并叫父亲到楼下取轮椅。拖着轮椅的谭万全正欲上楼时却突然听见“咚”的一声,像是重物坠地。“我的儿啊!……”意识到不妙的谭万全冲上阳台,儿子已消失了。从阳台摔到地上的小波喘着气,已无法言语。当晚9时许,送镇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父亲珍藏着儿子的照片儿子猝然离世,谭万全一家悲痛万分。

  在小波婆婆的屋门口,一张破旧的蓬布遮在上头,下面罩着一个小小的松木棺材。旁边是垒起来的条凳,摆着白米和香。地上有两堆纸灰。谭万全和母亲坐在一起,自顾垂泪。白发人送黑发人。坐在门口棺材前的老婆婆眼泪不住地淌下,嘴里喃喃地重复,“小波,你别走!”谭完全一直呆坐在棺材前。木木的眼神,无声的啜泣。偶尔,他还翻一下钱包,那里边有儿子的照片。据介绍,谭万全在外打工12年间,钱包里就一直珍藏着那张和儿子、女儿合影的照片。如今,照片上的颜色已有部分脱落,摸上去还有些粘粘的感觉。当地政府考虑对谭家进行补贴1999年2月,小波患了胆结石,曾到深圳打工的爸爸那里治病。但治了一段时间后,小波就因为不想让爸爸花太多钱,而找借口回家。在路上,他写了封信给父母:“爸爸、妈妈,我不忍心离开你们,我想到深圳来,哪怕是捡垃圾,也要和你们在一起,不要你们为我花钱!……”想到这些,谭万全的眼泪根本无法止住,“这封信我一直记在心里,我背了一遍又一遍!”

  也许是天意,一直阴霾的天空,在小波的骨灰运抵装殓的时候,竟飘下了丝丝细雨。婆婆的呼唤、爸爸的伤感,顺着雨丝传到了远方。

  据悉,当地镇政府在得知谭万全家里的困难后,目前已为他们承担了600元的火化费,并考虑下一步对其家里进行补贴。热心医生泣不成声小波的自杀撼动了所有关心他的人。一位表示要免费为其进行中医治疗的医生听到小波跳楼身亡的消息后,竟然在电话里泣不成声。记者来到重庆渝中区红球坝小波曾经住过的社区,听说小波已经死亡,居民们纷纷摇头:“太可惜了!”

  说起小波,市民王女士眼圈都红了。8月4日,王得知小波情况后,当即拿出50元钱捐给小波,让其补充点营养。“娃儿造孽哟!”说着,王哽咽了。

  儿子,我会照顾好你的妹妹和婆婆

  爱子离去后,一直表示“绝不放弃”的谭万全非常伤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会好好活下去”。

  记者:小波跳楼是不是让您“割肝救儿”的心愿成空?

  谭万全:我真想也从楼上跳下去。这时,是母亲叫了我一下,让我想到,还不能死。记者:这件事对您有什么影响?

  谭万全:为了给小波治病,我说过,“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绝不放弃!”但小波不在了,我还有什么希望?

  记者:对儿子,您还有什么话要说?

  谭万全:儿子,你安安心心地走吧。爸爸会好好活下去,会照顾好你的妹妹和婆婆。

  市民期盼有慈善医院

  就小波自杀一事,记者昨日采访了重庆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蒲奇军。蒲奇军称,目前公共医疗发展的确不平衡,农村公共医疗相对落后,医疗保障体系还未能覆盖广大农村。但是,应当看到政府已发现这个问题,并且正在积极着手解决。目前,国家提出了新型合作医疗体制,现在正在试点推广,希望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目前,我国的救助体系主要来自于政府,而民间救助体系也还不是很健全,在国外,有很多比较完善的民间救助体系,包括慈善医院、心理辅导等,而这些民间救助体系往往能对一些特殊困难群体的救助发挥作用。蒲奇军认为,身患重病的人往往会因身体疾病导致心理疾病,需要接受心理辅导和心理救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很多市民都不太了解慈善医院,但是他们都盼望能有看重病不要钱或者能大量减免费用的医院。 

  新闻背景

  父欲割肝救儿

  19岁青年谭小波,患上肝硬化生命垂危,其长期在外的父亲谭万全得知儿子病情,痛悔多年来没有陪在儿子身边,想要割肝救子。8月3日下午,父亲谭万全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儿子来到重庆渝中区红球坝,谭小波肚子很大,双腿浮肿,与消瘦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据了解,谭小波是垫江包家镇正桥1组人,从小辍学命运坎坷,父亲常年外出打工。小波的母亲和父亲一直闹离婚,已经离家。2003年,17岁的小波辍学在家务农。2004年,小波到深圳平湖打工,后被机器绞断了一根手指。当年10月,在体检时,小波被检查出了“大三阳”。今年3月在重庆医科大学检查后,发现小波的肝炎已转成肝硬化。因没有钱,姑姑谭炳秀将其接回垫江县医院,5月31日,垫江县医院为其开刀,取出小时候的胆结石,但此后病情越来越重,医生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医生称,如不及时进行肝移植,随时可能死亡。

  2005年7月初,谭万全听说儿子病重后,辞掉了工作,赶回老家。谭万全多方打听后得知,由于小波是肝硬化早期,如果自己能提供肝脏,在南京花6万左右就能做手术进行肝移植,救活儿子。

  想到自己多年来一直没有陪在儿子身边,谭万全决定要尽全力挽救儿子。“我要割肝救我儿子!”他立即到医院检查,幸运的是,谭万全所有身体指标都符合肝移植手术要求,谭万全高兴万分,由于谭家家境贫寒,拿不出那么大一笔医疗费用,小波年仅16岁的妹妹毅然退学,远赴深圳打工挣钱给哥哥治病。本组稿件均由本报记者 苟明 任然 实习生 雷宇 采写  

Tags:自杀,父子,割肝,垫江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