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移植>> 内容

“暴走妈妈”割肝救子将出院 其子渐好

更新时间:2009年11月21日09:39:24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人民网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暴走妈妈”割肝救子将出院 其子渐好

主刀医生称割肝救子母亲将出院 其子肝功能渐好


  主刀医生、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陈知水教授说—— “暴走妈妈”快出院了

  18年前,家住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先锋村陈玉蓉的13岁儿子叶海斌被确诊患有先天性肝豆状核病变,2008年底又出现严重的肝硬化。为了救孩子,陈玉蓉决定捐肝。但她患有重度脂肪肝,不适宜做肝捐赠。为了减掉脂肪肝,今年2月18日起,陈玉蓉每天暴走10公里,7个月后脂肪肝几乎完全消失。11月3日,陈玉蓉终于在武汉同济医院割肝救子,被人们称为“暴走妈妈”。

  母子俩同住一间病房

  “暴走妈妈再过两三天就能出院了。”为陈玉蓉母子进行肝脏移植的两名主刀医生之一、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陈知水教授说。

  11月10日上午9点多,暴走妈妈陈玉蓉和她的儿子叶海斌终于结束了重症监护状态,转入了ICU(重症监护室)旁边的普通单间病房。由于全国各地在同济医院“蹲点”的记者太多,为了不打扰母子二人的休息,医院特别在病房外面放置了个屏风,上面写着“隔离区域,请勿打扰”。

  这间病房是同济医院对母子俩的“特殊照顾”。

  在ICU时,母子俩床挨着床。陈玉蓉只要醒着,就会不时侧过头去,看看一旁睡着的儿子。当儿子终于醒来时,四目交接之间,他们经常会轻轻一笑。这一笑是重生的欣喜,也是相互的鼓励。

  陈教授说,为了让叶海斌在母亲的支持下更好康复,出了ICU,医院特别安排了一个单间病房,仍然让母子俩床挨床。

  现在的陈玉蓉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饮食,能吃稀饭、面条,不用护士搀扶就能下地活动。儿子的身体还非常虚弱,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休息。陈玉蓉经常坐在儿子床边,紧握他的手,给他打气。儿子躺的时间长了,还会扶他半坐起来,帮他擦擦脸,喂他喝点米汤。

  儿子的肝功能越来越好

  “我只能说这是母爱创造的奇迹”,陈知水教授说,在他主刀做过的300例肝脏移植手术中,这是最特殊的一例。

  肝脏移植有活体移植和尸体供源移植两种。相比之下,后者远多于前者。手术不可避免的创伤性,使为数不多的肝脏活体移植基本限于亲属间。而一些原本准备进行亲属间活体供肝的,因为肝脏质量不过关或者出于健康的考虑,最后也放弃了。像陈玉蓉这样没有条件硬要创造条件的供肝者,陈教授还是第一次碰到。

  陈教授说,正常肝内的脂肪一般占肝重的3%~4%,如果脂肪含量超过肝重的20%即为脂肪肝,严重者脂肪量可达60%以上。而当初打算割肝救子的陈玉蓉的肝脏内脂肪变性达到了60%左右,毫无疑问属于重度脂肪肝。这样“自身难保”的病肝当然不具备肝移植的条件。

  “如果通过减肥,能减掉脂肪肝,也许还有希望。”陈教授没想到,他说过这句安慰性的话语七个多月后,再站在面前的陈玉蓉不仅瘦了16斤,复查结果更是让他大吃一惊,肝脏脂肪变性不足1%,甚至比很多健康人的肝脏更健康,完全具备供肝条件。

  很多人担心,陈玉蓉割肝后是否会对今后的健康造成巨大的影响,儿子叶海斌的身体又能恢复到怎样的状况?陈知水教授说,肝脏具有强大的代偿和再生功能,因此,他对母子俩以后的身体状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一个正常人的肝脏,即使切除60%以上,残留的正常肝细胞仍然可以代偿完成其生理功能,而且会通过再生功能达到与以前差不多的肝脏体积。

  陈教授说,目前母亲的肝功能在正常范围,儿子隔天查一次肝功能,情况越来越好,已经接近正常。母亲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对她今后的生活应该不会有明显的影响,如果恢复良好完全可以正常的工作、生活。

  在国际上,肝移植手术存活时间最长的是30年,而亲属间的移植排异反应小,存活时间可能更长。但是相对比较麻烦的是,儿子叶海斌同时还患有难治的丙肝,需要长期抗病毒治疗。但总的来说,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和“暴走妈妈”一起暴走

  “认识暴走妈妈,完全是一次偶然。”割肝救子故事的首位报道者、《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昱晔向健康时报记者讲述了她与这位伟大母亲结缘的幕后故事。

  “我在今年10月23日的一次饭局上认识了陈知水教授,问他最近有没有比较感人的事情。他第一反应就是陈玉蓉为割肝救子,减肥减掉了脂肪肝。

  我就去采访陈玉蓉。表明来意后,她的眼睛通红,嘴里念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采访陈玉蓉并非像普通的人物采访那么简单,她更愿意把故事藏在内心。因此,我想了个走进她心灵的办法,和她一起暴走!

  10月25日凌晨5点,当我赶到江岸区谌家矶的时候,正好遇到暴走妈妈从家里出发。为了赶上她的速度,我专门穿了一双旅游鞋,几乎是走一段、小跑一段。但是即便如此,我的右脚上还是起了3个泡,她走到终点后,还等了我两三分钟。”

  那以后,陈玉蓉就渐渐对王昱晔敞开了心扉。

  王昱晔说:“很多母亲都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肝、肾甚至生命。暴走妈妈陈玉蓉最打动人的地方,我认为是她在面对命运中的极大危机时,所表现出的坚忍的品质和惊人的毅力。”

  王昱晔前两天到同济医院探望陈玉蓉,“‘暴走妈妈’的声音虽然有些微弱,略显疲惫,但是,她的话语中充满了希望和对未来新生活的憧憬。”王昱晔说。

  “以前我看不到将来,现在我相信将来一定是美好的!” 这是现在陈玉蓉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Tags:暴走妈妈,妈妈,割肝,肝功能,武汉,出院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