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防治>> 乙肝疫苗>> 内容

日政府愿就乙肝感染集体诉讼接受调解

更新时间:2010年05月25日15:08:09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日政府愿就乙肝感染集体诉讼接受调解

日政府愿就乙肝注射感染集体诉讼接受调解

  法制日报驻东京记者张超

  二战后,由于日本长期放任注射器、针头反复使用,导致诸多国民因集体接种疫苗而感染乙肝病毒。1989年,北海道5名乙肝病毒感染者以政府对注射器反复使用禁止不及时,疏于管理为由提起了民事诉讼。在经过20年艰辛而漫长的集体诉讼后,被告方日本政府终于决定改变以前拒绝和解的路线,14日正式表态愿意接受法院的调解。厚生劳动大臣长妻表示,“要坦诚地进行交涉,力争获得国民的理解与支持。”此案很可能成为战后日本数额最大的对传染病的补偿案

  5月13日,日本国家战略大臣仙谷由人和厚生劳动大臣长妻昭等一众内阁要员在国会内召开会议,决定14日在札幌地方法院乙肝集体诉讼中接受法院的调解建议,同时也提出政府对救助范围和救助额不设具体方案的方针。

  这项因幼年时集体接种疫苗感染乙肝病毒而向国家提出补偿要求的集体诉讼,分别在日本10个地方法院进行,原告共有420人。札幌原告团由62名乙肝病毒感染者和遗属组成,分别向政府提出了1650万至6600万日元(100日元约合7.5人民币)不等的赔偿要求。据厚生劳动省估计,日本这类乙肝病毒感染者人数达140万人。

  早在今年3月12日,札幌法院就提出了调解建议,原告方当庭表示接受调解。随后在3月26日和4月2日,福冈、大阪地方法院也相继就乙肝诉讼提出了调解建议,但当时政府均没有对此表态。对于此次政府的转变姿态,北海道原告辩护团代表佐藤哲之律师称,“政府应该好好倾听被害人的心声,制定符合实际的和解协议。”

  5月14日,在札幌地方法院被告日本政府方正式表示希望在法院的调解下,能获得广大国民的理解。同时也表示对如何确认原告方感染原因还需进一步验证。当天,政府方面没有提出具体的救助方案。

  在政府方面表明态度后,原告团有人冲出法庭,到法院前向等待的记者亮出了写有“国家,拖延解决”的字幅。有的原告称,“政府方面接受调解却没有任何具体措施,这种做法难以接受,令人愤怒。”

  原告代表高桥已患上肝癌正在住院,14日当天获得医生特别许可前去参加庭审。开庭前他还表示相信当天能等到满意的答复,但是开庭后看到政府并没有救助措施,高桥陈述意见时称,“提起诉讼后,已经有原告因肝癌去世了,我们没有时间等待了,希望国家尽快承担责任”。

  当天,其他地方同类诉讼的原告也有人也赶到札幌旁听了庭审,庭上不时能听见抽泣声。原告团全国代表谷口三枝子称,“政府没有任何抓紧解决的姿态,只能认为政府是没有办法才接受调解,太不甘心了。”

  法院建议,日本政府在下个月21日提出救助的具体措施。对此长妻大臣表示,“现在还不能确认能否在规定的时间内拿出救助方案,无法设定期限,需要更充足的时间,坦诚地进行交涉,力争获得国民的理解与支持。”

  原告中,由于有些人手中并没有母子手册,没有接种记录,因而无法证明其曾接种过疫苗。还有些人的母亲已经过世,这就无法排除母婴传染的可能,因此难以确定其是否在接种疫苗时感染病毒。这是日本政府迟迟不接受调解的主要理由。

  法庭上,原告方还要求对未提起诉讼的感染者也进行全面救助,而这在救助范围设定上,也与日本政府的主张存在较大出入。另外,对于病毒携带但并未发病的人员是否以及如何进行援助,也是争论的一个焦点。而救助标准可能会根据救助范围的不同,而出现很大的变化。厚生劳动大臣长妻称,“救助范围是本案件中最大的难点”。

  2008年年初,对于因使用血液制品而感染丙肝病毒的患者,日本制定了专门的补偿措施法,由国家和相关制药企业共同为这类丙肝患者支付1200万日元到4000万日元不等的补偿,总额达到300亿日元。

  有报道称,因集体接种疫苗而感染肝炎病毒的感染者,远大于使用血液制品而感染的丙肝病毒感染者。因此,如果日本政府对所有这样的乙肝感染者进行补偿的话,金额将达到数万亿日元(1万亿日元约等于750亿人民币)。长妻大臣表示,“这可能成为战后数额最大的对传染病的补偿”。而这无疑将会使得原本就捉襟见肘的中央财政进一步雪上加霜,此间舆论分析,这也是日本政府对全面补偿持谨慎态度的主要原因。

  “毫无疑问,札幌地方法院是乙肝集体诉讼的一环,此次日本政府接受札幌法院的调解,将成为本事件在日本其他地区类似诉讼的参照。如果日本政府今后拟定全面救助方针,这也会产生重要影响。”此间分析人士认为。

  1948年,日本制定疫苗接种法开始为幼童全面注射疫苗,但受条件所限,当时针头和针筒均为反复使用。1953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连续注射可能感染肝炎的警告。5年后,日本政府修改疫苗接种实施规则,规定必须一人一针头。上世纪70年代,日本首次发现乙肝病毒,但直到1988年,日本原厚生省才通告注射针筒必须一人一换。

  1989年,北海道5名乙肝病毒感染者以政府对注射器反复使用禁止不及时,疏于管理为由提起了民事诉讼。在经过一段长达10余年的艰辛而漫长的诉讼后,2006年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5名原告是因接种疫苗感染乙肝。原告方提供的能够证明确系因注射器问题导致感染的证据有三:存有幼年时的接种记录;母亲非感染者;除接种外,不存在其他感染渠道。对此,法院宣布原告胜诉,判处政府赔偿总计275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10万元)的损失。

  
该判决生效后,厚生劳动省的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是过去的公共卫生行政行为,但所造成的后果现在也必须承担。(该事件)影响太大,难以想象今后事态将如何发展。”与此同时,肝炎病毒感染者的社会团体也认为,最高法院已经认定国家的责任,国家应将会制定相关的救济政策。

  但是,终审过后一段时间,厚生劳动省却改变态度称,“判决只对原告5人有效,只同意对5起个案进行赔偿,不准备全面救助因注射疫苗感染乙肝的患者。”这一态度转变直接导致随后日本10个地方共420余人先后组成原告团,因乙肝事件向法院提起诉讼。

Tags:日本,集体诉讼,注射感染,调解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