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你是一个值“九头牛”的女人

更新时间:2003年02月28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搜狐女人频道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你是一个值“九头牛”的女人



  鲁迅曾说,中国女人的母性多于妻性。这句话一语道出了中国女性的情感内涵。在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里,先是有母系氏族的出现,引领人类文明前行的脚步,尔后才是男性当权的社会,这种习俗传承了上千年而形成整个灿烂厚重的华夏文化。可以说,整个人类文明史,即是对男人和女人权力争夺史的生动记载。而“权力架构”的简单定义,是“资源的掌控者”对“需要者”产生权力。这资源包括情感、身体、爱、金钱、管家、孩子等。

  对于“女人”二字,我一直有种特殊的感情,这份感情中怀有对母亲、恋人的感恩与牵绊,更有来自许多向我咨询的女性朋友,透过她们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而深深悸动着我的心,滋润着我的灵魂,令我对女人产生无限的敬意。

  “他把乙肝传给了我”

  晓华就是这中间的一位。我记得第一次见她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才三十五岁,她一头蓬乱的头发,苍白而失去色彩的眼神,委琐的身体,叫我更不敢相信的她还是师范学院的物理系副教授,一位中国典型的高知分子,竟然被生活折磨成这样的情形。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现在的样子?她的生命中发生了什么?我迫不及待的在心里问自己,欲知究竟为何?

  她主动向我开口:“我的先生(世海)去年因病去世,留下他年迈的父母让我照顾,我自己也患了乙肝近十年了。”“我现在觉得活着很没劲,没有任何意思,我把这个世界看透了!”“我曾几次自杀都被我的学生劝阻了。”

  我心一惊,感觉到她的情绪很不稳定。她的语言中透露着一个“危险讯号”——如果你不能帮助我的话,我肯定没救了!也许她会说,连心理咨询师都帮不了我,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活下去了!这是求询者玩的心理游戏。

  就是这样,很多求助者在遇到各种打击与挫伤后,对生命已绝望到了极点。他们往往在亲友的支持下,找到生命的最后的“加油站”——求助心理咨询师,寄希望于他们能替她看到“明天更美好”的希望!事实上,这是个莫大的“误区”——决定求询者明天的还是他(她)自己!因为生命是属于他(她)的!

  我问她,你先生患什么病去世的?

  肝癌。先是乙肝二十年,后转化成肝癌。他才三十八岁啊!她回答我。

  你先生正是干事业的黄金年龄啊!就走了,太遗憾了。我感叹着。

  他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啥也没干成,还浪费了我的生命!她说。

  我看见晓华说这话时声音低沉,表情很冷,尤其在最后一句“还浪费了我的生命”上加重了语气。我觉察到她谈想起先生的去世,并没有多少悲伤,反之,却有几分怨愤及冷漠。

  凭直觉,她与先生的婚姻过程——也许这就是我协助她探索的导线。我猜想。

  我问她,你是怎么患乙肝近十年啦?

  还不是我先生传染的,他们全家都有乙肝病!她说。

  那你们结婚前你不知道吗?我又问她。

  要知道我就不会成今天这样了。他隐瞒了事实!等我发现时,我已被染上了。他们家骗了我!她带这愤怒与谴责的口气说。

  “他是一个没有长大的男人”

  晓华和先生世海原是军校的同学,二人同在一个系一个专业,大学四年,彼此虽认识,却未能搭上几句腔。那时的晓华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光啊!她是系里品学兼优的学习标兵,又是文艺部长,一到学校举办大型活动的场合里一定能看到她挥洒的倩影。这时,一个不善言辞的小伙子在默默的注视着她的身影。也不知是从大几起,这个小伙——世海,就对晓华产生了好感,偷生了爱慕之情。可那时,一面军校严格规定,明令禁止学员谈恋爱,世海也不敢造次——怕触犯纪律;一面圄于他内向的性格,有贼心没贼胆——不感表达;再者晓华对他尚没感觉——只有一头热。综上三个因素,世海将这份朦咙的感情一直压在心底,直到他们毕业分配后才开启“主机”,也成就了一份“迟到的爱”。

  晓华说,我在校时知道他(世海),但对他不太了解,只知道他有些胆怯、内向。说实话,那时咋也不会想到我这辈子会和他有故事,要不是后来我俩一起分到驻军的那穷山沟,真不敢想象会发生那些……

  我们毕业时服从组织分配,我被安排去了黄土高坡陕西省某县的一个穷山沟里,那里真是个穷乡僻壤啊!缺水,缺菜,生活条件极苦。我从军校的优越感一下子跌到这么艰苦的环境里,开始很难适应啦。在这个当口,世海的身影渐渐在我的脑海里清晰了起来,他对我照顾有加。我对他很感动、感激,不是爱情的那种感动,仅是觉得我们是同学的身份,准确说是感谢。也许是女孩天生就有好依赖的成分吧,慢慢的我竟很享受他给我在生活上的关照,有些离不开了。这时。我也明显感受到他对我的那份“好”的背后的期许——想追我。人或许就是这样,在此地绝对不可能的事,在彼地就有发生的可能。在贫瘠的黄土地上,我对自己的前途的确感到渺茫,连从学校带去的那点锐气与锋芒,也在风沙的侵袭中而丧失殆尽。唯一现实的,是让我吃好、睡好、别生病就是最大的“福利”了,而他,恰好是提供这种“福利”的最佳人选!

  世海腼腆着向我表达了他积蓄已久的三个字:我爱你!在半羞半涩中,我竟答应了他!

  青春的心从此不再驿动了,就这样,在两家的撮合下,我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婚后的日子是平淡的、平静的、乏味的。他依旧那个模样,苟言寡笑,除了对我的起居照顾好外,我们的精神交流很少,我感觉,我的生活并未增加什么新的元素。

  在那个偏僻的山沟里,我对事业、婚姻、生命几乎沮丧到了绝望的地步了。婚后三个月的时候,一次我生病去医院检查,大夫发现说我有乙肝,我大吃一惊,我怎么会有这种病?不可能,这种病是传染过来的。我叫他去医院检查,他不肯,我发怒了,威逼他,如果他不去检查就和他离婚。经不起我的吵闹,他还是去了,结果出来了——令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他传染给我的!医院鉴定,他的家族遗传这种病。

  我惊呆了!我愤怒了!我要和他离婚!

  从那一刻起,我觉得他是无比的卑鄙、龌龊,包括他的父母。

  我这辈子注定要毁在他手里了!

  看到我的反应如此强烈,他也吓住了,跪在我面前认错:他这么做,是怕我知道真相会不和他结婚。他是因为太爱我了,不得以才如此啊!虽然我十分恶心他的辩解。愤怒过后,我依然想到他对我的好。女人到底心最软,心软的女人吃够了亏!

  婚是没离成。但我已对他收了心,连以前的感激都没有了。他照样象以前一样对我,我却没了反应,理所当然的接受之。很显然,你世海这辈子欠我的,你该为我做牛做马!

  到现在,我才发现世海是那么的懦弱、狭小、可怜,他对我更体贴了,就象一个牢改犯触犯刑律后,在监狱里积极表现以求以功代过般,减轻他内心的罪恶感。

  “他是一个没长大的男人!”

  晓华讲到最后一句话时,脸上挂满了愤怒、委屈的情感。

  我问她,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

  是愤怒!是恨他!她回答。

  我还看到你的脸上有委屈、悲伤正在升起。我提示她。

  她的脸上抽动了几下,嘴撇了一下,泪水陡然从眼眶滚落。

  …………

  从晓华的情绪中,可以发现世海的“欺骗”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也为他们后来的婚姻生活埋下了隐患。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我继续问她。

  “他背叛了我”

  “这样静如止水的日子,我们共同生活了四年。这四年里,生活上的操劳,感情生活的干涩,加上我一直耿耿于怀他他的欺骗,世海没少吃苦头。有时想,我又觉得世海虽不是个优秀的丈夫,却也可以称得上是个“忠实”的丈夫。这样一想,心里又暗暗催生一种念头——我这么对他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决定原谅他。

  就在我们的关系解冻的时刻。又有喜讯传来——新的政策出台了,军校大学生工作满五年,可申请专业到地方工作。这消息一到耳边,不啻于响了一记重磅炸弹,我们的小家沸腾了——我们俩人准备都转业到R市。我想到R市师范学院教书,圆我一个老师梦。他呢,则想去企业体验体验。

  三个月后,我们的梦想成真。

  新的生活开始了。我仿佛换了个人似的,青春的激情第二次在我的心里燃烧,我重新改头换面。备课、讲课、辅导学生,新的生活为我的生命注入了新的血液。

  世海进入一家合资企业做工程师,工作也挺忙。

  如火如荼的新生活过了将近一年,这时,我们俩的工作拉开了差距——我的教学水平和风格深得学校好评,还获得教学一等奖。我开心极了!

  他的情况则不妙。他工作兢兢业业,能力也不错,可问题就出在他的个性上——他太倔强了,缺少弹性。他的一个上司,能力一般,人品极差,整天发号施令他干这干那,他恼了!和那个上司干了一仗,把他的上司骂得狗血喷头。自然么,没他的好果子吃。他的奖金无故被扣,评职称没他的份。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用他的话说,“我还不如回到以前那个穷山沟,省的受这份气!”

  我理解他的心情,更了解他的脾气,我试图帮他。谁知道,他却不领我的情,又恶毒的话“伤我”——“你以为你获个奖就了不起啦,我不稀罕你的怜悯!我是个男人!”

  我被这话气晕过去了,发誓不再管他。

  我们的婚姻第二次陷入僵局。

  这时他的身体愈来愈差了,常常腹部剧痛,整夜咳嗽,睡不成觉。我很揪心。

  就在我们的新生活出现波澜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关于他的“故事”,让我椎心裂肺的疼痛——他和单位一新来的大学生“好”上了!

  这个讯息,好比在我还未痊愈的“伤口”上又深深戳了一个大洞,我的眼在流泪,我的心在滴血……

  他知道我知道了他的故事。他跟上次一样向我下跪、道歉、保证、泣不成声……

  我丝毫不为他的忏悔所动,我不打算原谅他!

  我要和他离婚,这次真的要离!我已铁了心!” 晓华对我说。

  “女人的悲哀,往往要等到自己的尊严被践踏的毫发寸地都没有时,才愿最后起来维护自我的尊严,可惜的是,我全输光了!”她最后强调了一句。

  作为咨询师,我听她诉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口气里,有对她遭遇的体谅、难过,也有对男人的喟叹、愤怒!因为我也是个男人。

  的确如晓华所言,“我全输光了!”她深层的自我价值和自尊被世海无情的“创伤”了二次。女人心,是肉长的呀!人的心理,遭受同一个人的几次“伤害”后,也许已对这个人“宣判死刑”了,尽管她是如此的隐忍。

  “你撒手人寰,真的抛下我一人不管了”

  我正准备和他去法院办离婚手续的时候,他的病突然犯了,这次很严重,持续发烧、咳嗽了一周。救人要紧,我只好送他到医院,他的病很怪,医院一时检查不出是什么病,后来我们转到省人民医院,最后的鉴定结果出来了——让我吓呆了!他的乙肝已发展到肝癌中期了!医生说,他的生命顶多还有八个月……

  癌!癌!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怎么又是我遇到了?!我问苍天,苍天不应。我欲哭无泪。

  我默默收起自己的情感,准备陪他度过生命最后的时光。

  第一次化疗后,他昏迷了很久,醒来,很虚弱。一看到我,他就哭了。他问我他得了什么病?我说没大事,叫他安心养病,家里的事由我管。

  就这样,我白天照常上班,下班后直接到病房,给他熬药,喂饭。待他睡下后,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备课。

  一个月。三个月。五个月。

  在第六个月时,一天我下班来到病房,他一见到我就抱住我,象久违了妈妈三个月的孩子一样,大声的哭泣,说他太对不起我了,他这辈子欠我太多、太多。那天,他对我说了好多好多话,我倍受感动,也陪他说了许多。我觉得那一天,是我们结婚以来,过得最滋润的一天。

  世海的日子不多了,我在倒计时。我的心特别恐惧,恐惧那一天的到来。

  到第八个月了。我记得那一天,世海特意穿上我头一天从家里带来的那套他最喜欢的咖啡色西装,他照了镜子,头发梳得很整齐。我觉得很诧异,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整齐?要见朋友?我不知道。

  那天我哪儿都没去,陪着世海聊天。他也怪,象个孩子似的,特别粘人,不让我离开他半步。我的心有点不安。

  到了傍晚,我要出去买点东西。临走前,世海死活不让我走,我哄他说五分钟就回来。

  没想到,我担心的事就发生了!我回到病房,叫他不应。一看,他已在抽搐,鼻子流血,我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他的手也紧紧抓着我的手。我大叫医生,一分钟后,医生赶来,号了脉,摇摇头,说,他已走了!他的手还紧紧抓着我的手!

  世海,你走啦!就这样走啦!我顿觉天昏地暗。

  “你撒手人寰,真的抛下我一人不管了!”我喃喃自语。

  你是一个值“九头牛”的女人

  晓华的故事讲完了。我问她,你先生走后,你的生活怎么过的?

  我请了半年假休息,不上班。我一人在家,特别害怕,很孤单。一看到世海留下的物品,我就心痛,想起以前的事,我更伤心。尤其是世海临走前的片刻,我不该离开他出去买东西,我应该好好守在他身边,现在想想,我真后悔啊!说着,她哭了。

  晓华哭得很伤心、很心酸。我在陪伴着。感受着她内心的悲伤。我知道,爱是一个女人的生命。她失去了所爱的人,她的眼泪里流淌着她的爱!

  过了好久,她平静了下来。

  我对她说,你现在的状态是和你先生的过世、你们的婚姻里发生的几件事,以及你的自我价值都有很大的关联:

  1、你先生对你的第一次“伤害”,是他婚前没有告诉你他患有乙肝的事实。对你而言,这是巨大的侵犯与占有,他不是真的爱你,只是为满足自我自私的欲望——和你结婚而已。因为这,你觉得感情被欺骗、亵渎。你对先生怀有很深的愤怒!

  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你们转业到地方,新生活开始时,你先生在单位受排挤,心里失衡,回到家看见你的成绩,心里郁闷、不平,于是外面有了“出轨行为”。她的“出轨”对你来讲,又刻下一次很深的伤痕。这一次,又加深了你的愤怒!

  3、在你先生住院期间,你的悉心照料,令他无限感动。可他已没有机会付出爱给你了。他带着满腹的内疚和被你爱的满足离开这世界。最后的时刻,你已慢慢原谅你先生以前的过失了。但还没能完全的放下对他的幽怨、愤怒。

  4、你先生过世后,你的悲伤、恐惧、抑郁情绪,表明你的潜意识里还有和你先生剪不断的纠缠。这种连接会影响你现实的生活,让你无法成为自己。

  晓华认真的聆听,频频点头。

  接下来,我协助她处理他先生对她的“两次伤害”。

  我请她坐在一个椅子上,正对面放着一把空椅子,“现在请你深呼吸,呼气时把注意力放在双肩上,慢慢的放松,好,想象你先生就坐在这把椅子上,你能看见、听见、感觉到他的音容笑貌。然后,请你回忆当时第一次知道真相时的那个场景及感觉。”我引导她。

  这时,她的身体立即紧绷起来,面宇开始发白,呼吸急促,她愤怒了!

  你可以把你的愤怒告诉你先生,是他侵犯了你,你有权表达你的感受。我轻轻的对她讲。

  她憋了口气,停了一下,终于大声地说了出来,世海,你太不象话了!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等她表达完毕,我请她走过去,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想象对面坐的那个人是晓华,她能看到、听到、感觉到晓华的声音和影像。我引导她放松,不到一分钟,她就大哭,非常的委屈,我引导她对对面的晓华说,晓华,我对不起你,我做错了,不该用这种方式对你。请你原谅我!然后把头深深低下。

  过了好久,我问她,晓华原谅你了吗?她点点头。

  我再让她坐回自己的位置,重新看着对面的世海,你想对他说什么吗?我问。

  世海,我需要你对我的真实,而不是虚假的东西!我需要你的爱!我需要你的爱!她不断重复最后一句话“我需要你的爱!”

  我又协助她处理外遇的事……

  最后,我请她和世海做最后的叮嘱和告别。

  她对世海说,世海,你放心的走吧,我会记住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谢谢你给予我的温暖和爱!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

  治疗结束前,我分享了一个故事给她:从前,有一个穷人家的姑娘,长的很丑,她和另一穷人家的公子好上了。到了结婚前,她很小心的问公子,你打算用什么彩礼来娶我啊?在当时,娶亲最高的彩礼是“九头牛”。公子回答她,我一定用最高的彩礼来娶你。姑娘没有完全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她觉得自己长的很丑,根本不配用“九头牛”的彩礼。到了结婚那天,公子没有失言,果真用最高规格的彩礼——“九头牛”来迎娶他心爱的姑娘。姑娘万分感动,问他,我长得这么丑,你为什么用这么贵的彩礼来娶我呀?公子的回答很坚定,你的确长得不美,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在我的心里是最美的,远远超过“九头牛”的价值!姑娘听完,热泪满面。

  晓华听完这个故事,十分感动,我告诉她:你也是一个值“九头牛”的女人!因为你的心里有爱,所以你值!

2003-03-05 09:33 

Tags:婚姻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