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永远关不紧的情感龙头

更新时间:2003年06月26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新浪伊人风采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永远关不紧的情感龙头


  文/浪儿(新浪网友)

  十年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段感情的的潮水,趁着夜幕向自己袭来,漫漫的淹没了全身,我深深的知道,对于那段厚重的感情,我是永远都不可能放下的。那段感情的龙头虽然一再地被自己的告诫、理智紧闭着,但从龙头中渗透的点点滴滴依旧在侵蚀着我,折磨着我,渗透到我的全身……


  和许多人的情感故事一样,我的那段故事也发生在演绎了无数催人泪下故事的大学校园。

  离开了家乡去山城读书真的不是我最初的所愿,那时不太争气的我正为自己的高考失手录取到这所学校而成天懊恼。在自己的无奈和父母的反复叮咛中,我渡过了一年又一年,学习成了在校生活的支撑和唯一的乐趣,仿佛只有在学习中,我才能体现着我的价值和存在。或许是苏南水乡山水灵气的滋润,并不漂亮和不爱粉饰但学习成绩斐然的我在那群风风火火的山城女同学中显现的是一派别样的风景。

  我和子军是同班同学,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他的存在。他来自边疆,与之高挑身材相配的是张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脸上写满的是稚气。在我的记忆中,他一直成为几个山城女孩的焦点,似乎或多或少的与她们之间的某一位流传着什么故事。而他本应属于永远走不进自己的视野的那种男生。

  然而,命运总是在和自己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

  临近毕业那年的上学期,最后的几门专业课,我们不再象以往背着书包、捧着书本到处奔波于阶梯教室之间去抢座位,而是在固定的小教室里上课、自修。于是他坐在了我的前排,就在这时我才仔细、认真地读他,并逐渐了解了他。我知道他的祖籍是山东的威海,父亲在军中任职,全家随父亲去了西北。在不断的交谈中,我惊奇的发现,他是如此的清秀,眉宇之间的锁住的那份深沉慢慢地吸引了我。或许是女孩的矜持和高傲让我并不敢多想,而我俩平常的来往仅限于对书本的交流和探讨。但我知道,我的目光会随着他的身影出现而移动并闪亮起来。

  日子就这样流淌着,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寒假来了,我回了家,而他去了广州、云南等地。返校后,我成了他寒假趣闻忠实的听众。我们之间的话题渐渐的多了起来,我也明显的感觉到他对我的那份期待的感觉,但我们谁也没有刻意去捅破它。放假回校上课后没几天,他生病了,连续高烧。我很着急,看不到他的身影,我就失去了快乐,变得坐立不安、六神无主。记得那天晚上,我做了N次的思想斗争,在楼梯口徘徊了很久才决定去看他。他躺在上铺的床上,我将自己节约下来的生活费给他买了当时我认为所谓的营养品,放在了他的床头,我甚至不敢正视他的目光,只是草草的、客套的说了“注意多休息”等几句话就告退了。然而,事隔多年,现在想来,就在那时有一种东西,已注定成为我们日后争吵的焦点。他的病好了,我们又象从前一样快乐的交往着。

  那是个柳絮纷飞的时节,有一天,他邀我到嘉陵江边走走。在江边,我们谈了很多。天色渐渐的晚了,他拉着我的手,用他特有的温柔,告诉我他喜欢我,我感动并幸福着。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呀。就这样,在江水畔,在晚风中,我接受了他的吻。生平第一次,我不知所措,身体微微地发颤,他的吻使我喘不过气来...以后的日子,我一直被幸福所包围着,我们和其他的恋人一样,享受、品尝着相爱的滋味。教室里,他总会趁同学不在,捧着我的头,吻我的唇、我的眼睛、我的额头...我们的相爱的足迹留在了山城的许多角落。也就在那时,他给我起了个我一生都值得回味的名字:浪儿。

  快毕业了,何去何从,是摆在我俩之间的最为现实的问题,我最终决定放弃父母为自己设计好的未来。暑期之后,去了西北。

  当我下了火车,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脸庞已经被西北夏日的骄阳晒成小麦色。但对我一脸的阳光,让我更坚定了我的选择。在接我去他家的路上,他告诉我,他已经向父母摊牌说明我的存在,一路上那双熟悉的手紧紧的拥着我,减轻了我异乡的困惑和对见其父母的担心疑虑。日后,他父母的友善也验证我的担心和顾虑是多余的。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回到他家中后的一天,他告诉我,暑假回家后他去体检,医生建议他要去住院,因为他患有乙肝,转氨酶很高,必须用药物把它降下来。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种病将伴随我爱的他一生!老天似乎在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顿时懵了。我记不起我是如何强做无所谓的态度,来去宽慰他的……

  就这样,在药物的治疗下,他的转氨酶是降下来了,但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病有很强的传染性。(编注:稍微懂点实际上是不懂,如果真正了解乙肝的传播途径的话,这位网友就不会这样写了。乙肝一般通过血液、体液和密切接触传播。实际上如果真的像SARS一样“有很强的传染性”,政府也早就重视起来了。)这,如何在两个如此相爱不可分割的人之间建立一道隔离带,是件最头痛的问题。我爱他,心痛他,怕他累着,甚至不敢让他帮我去提一桶水!怕他会交叉感染,不许他到外面去吃一顿饭!我们互相就这样小心地生活和工作,并尽心地呵护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

  但时间久了,我们之间为此而引起的争吵也渐渐的多起来……就这样,两年的光阴在相爱和分歧的交替中溜走了。

  记得仍就是柳絮飘舞、春花烂漫的的季节,我刚探亲回来,他就提出和我分手,理由是:他只喜欢我!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解释。任凭我再怎么召唤,他依旧坚持着。我清楚的记得我是如何熬过分手后的那段时光的,身在异乡,孤力无助的感觉今生今世刻骨铭心!

  事到如今,十年过去了,我早已重新回到我的江南水乡,找到了爱我的丈夫,有了个视为吾命的儿子,寻回了以往的自信,并且有了份收入不菲的工作。但对于那段特别凝重的、想尘封于内心深处的情感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人就是这样,越想忘掉的,越是忘不掉。直至今日的我仍然还不明白,他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弃我而去?为什么现在还孑然一人?难道是……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在我心中蔓延开来……

  本文章版权归新浪网与文章作者共同拥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责任编辑:荷叶

Tags:爱情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