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当我被查出患有乙肝

更新时间:2003年07月20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每日新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当我被查出患有乙肝

 

阿莱

一个突然的消息,使得城原本单纯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不平静起来。工作丢了;深爱的女友迫于家庭压力离他而去;新工作还遥遥无期;昂贵的医疗费全部都要父母来支付;不敢再与任何人有接触,既怕感染上人家,又怕被别人知道会得到更多的奚落。

  依然忘不了深爱的女友,她如今好不好,他却连一个电话都不能打过去,想她了,只能看看钱包里女孩的照片。对于未来,他不敢去想,即使能把病治好,女朋友也不可能回来了,就是好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文/阿莱

  采访时间:2002年8月29日

  采访地点:国际大厦星巴克咖啡

  受访人:城,男,23岁,学电脑的专科生。毕业后一直在某公司上班,今年3月份在单位体检时被发现患有乙肝大三阳。

  城给阿莱的邮件

  阿莱:

  你好!每次看过“倾诉空间”后,就很想给你写封信,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

  我今年23岁,一直以来生活都很顺利,今年三月底单位准备和我签合同,这是一个事业单位,需要体检,我被查出患有乙肝大三阳!从此一切都变了。工作丢了,女朋友也因不堪忍受家庭压力和我分手了。我现在很怕再去找工作,我怕再有人会爱我,因为我不得不告诉他们我有病。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让我招架不住。希望能够接到你的电话!

  城

  阿莱手记

  站在我面前的城可以说让我很意外。

  因为他并没有信中所表现出的多愁善感,看上去也并不纤细苍白。

  他甚至是健康而强壮的,当我一眼望去的时候。

  一米八几的个子,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装,黝黑脸膛,戴着一副眼镜,严肃的时候显得有些学究和成熟,一笑起来就显得格外善良可爱。

  城显然涉世未深。

  他托着腮听我说话的时候,神态间掠过一丝“纯真”。

  就像他在信中所说,以前也许太顺了,所以当这件事突然发生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

  至于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根本来不及想。

  但一切该来的必然会来,因为生活可不管你接受得了接受不了,它只会按照自己固定的脚步一步不差地走下去。

  谁也无法确定,今天的城就不是我们今日或者明日的翻版。

  人往往会在无意中被“命运的玩笑”击中,没有任何理由与征兆。

  一种病痛。一个谣言。一个玩笑。一种巧合。

  或者就预示着一场不大不小的灾难。

  城是我惟一接触到的患有乙肝大三阳的人。

  他就在我的对面。

  面前放着一杯几乎未动的冰咖啡。

  我喝了一口葡萄汁,心想,如果不是因为采访,我有没有勇气这么近距离地坐到城的对面呢?

  以前看你的文章并不多。那时候上班,每天忙来忙去的,倒是我女朋友总喜欢看,所以我才知道你。

  可是最近不一样了,不用上班了,每天在家养病,时间忽然多得没处打发,很多事情也是越想越烦。

  本来我在这个单位干得挺好,已经过了试用期,就要正式签合同了。这是一个不错的事业单位,福利什么的特别好,我爸妈和我女朋友都挺为我高兴的。本来嘛,能够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差不多就意味着已经立业了。一般在正式签合同之前,单位会要求员工交一份体检报告,如果一切正常,马上就可以转正。我真是挺兴奋的,直到检查身体那天,也什么都没想。

  我的病就是在那个时候查出来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病是怎么得的,是谁传染的我?如果不是医院的化验报告上写得清清楚楚的,我真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怎么忽然之间就被染上乙肝了?让别人避之惟恐不及呢?

  我和我女朋友认识快一年了。她比我大两岁,人很漂亮,对我也特别体贴。我这个人不善言辞。去年的12月23日,在我们认识16天的时候,我约她出来,本想向她表白的,可是当着她的面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似乎很懂我,所以即使第一次约会时我连一个“爱”字都没对她讲,她也并不在意,那时候我们之间已经是心照不宣了。圣诞节的时候,我送给她一个很精致的水杯和一张磁盘,那上面有我特意为她编的一段小程序,一段美好的感情就这么开始了。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又像恋人,又像姐姐,无微不至地给了我她所有的爱。

  因为我在单位仅仅是实习,所以没有收入,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从不让我花一分钱。今年情人节,我很想送她一件礼物,她不让。但是那天早上,她却送给我一个精致的钱包,就是我现在用的这个,只因为原来的钱包装不了她的照片,她说,这样她就可以时时伴着我了。她一直喜欢各种各样的手提包,太贵的又不舍得,经常是几十块钱买个便宜的了事。但是对于我,她却一点都不吝惜,连我现在穿的这身衣服,都是她买的,好像还是名牌呢。现在像这样的女孩已经很少了。

  所以那时候我还说,等我第一个月拿到工资的时候,一定用所有的钱给她买一个最漂亮的、最好的手提包。如今这一切都不可能了,我还什么都没为她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儿乱哪?说实话我有点紧张,我先想到什么说什么,一会儿你有不明白的再问我吧。

  其实我们单位领导还是不错的。第一次检验报告出来以后,确认我是乙肝大三阳,而且一查出来就很重。他们都没通知我,第一个通知的是我爸。后来是我爸回家后特婉转地告诉了我,那时我还不相信哪。你想你要是好好的,突然有个人告诉你得了什么病,你能信吗?结果就是去复查。

  复查那天,是我爸陪我去的。早上从家走的时候,我给我女朋友打了个电话,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当我和我爸正在医院走廊里等结果的时候,我女朋友来了。她是从单位请了假出来的。

  我当时特别紧张,幸好有她在身边,拉着我的手安慰我。那会儿我的心情特别复杂,如果我真的是这个病的话,别的不知道,这个病传染我是懂的。我想把手从她的手里抻出来,谁知她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意思,为了证明自己并不在乎我是否有病,她竟然主动踮起脚尖吻了我。

  那不是一般的吻。真的阿莱,她原本是个羞涩的女孩。

  可是当时她给我的感觉,就像天使。我的原本忐忑不安的心顿时踏实了许多。其实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只要她还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你不会笑我自私吧,人在那个时候,会变得特别脆弱。

  化验结果出来了,确诊我得的就是这个病,也就是说,我不能再去单位上班了。我们咨询了大夫,大夫说这个病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治疗,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要注意休息,不能喝酒。如果往坏处发展,就是肝炎,肝硬化,然后就是肝癌。如果调养得好,也有除根的,但概率并不大,而且需要耐力,五年也是它,十年也是它。我爸又专门问了一下它的传染性到底有多强,医生说这个不能掉以轻心,可以通过唾液传染,或者性接触什么的。并嘱咐我爸妈一定要到医院检查而且必须要打疫苗。

  好在后来我爸妈还有我女朋友都去医院化验了,结果都没有被我传染,这才让我放下心来。但是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自己的饮食起居,平时洗脸吃饭什么的都和他们分开。当时我还没有想太多,只想安心治病,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毕竟不是天塌了,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在关心我。

  哦,对了,那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就给她家打了个电话,自己得了这个病,总不能不告诉人家吧。我还嘱咐她的家人一定要到医院检查。当时她妈妈挺热情的,劝我好好养身体,不要有什么顾虑,以后该到她家吃饭还是要去,不能因此就不去了什么的。根本不像后来表现的这么激烈。

  自从知道我得了这个病,我女朋友对我更好了。她一边悉心地照顾我,给我买营养品,一边计划着结婚的事情。一切都还像以前的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我一心一意安心在家养病,直到一个多月后,我女朋友突然告诉我,她母亲不想我们再在一起了。等我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家人对我的态度都明显变了,她妈妈做了饭之后,不吃饭就走了,家里只剩我们两个。那晚,她和她妈妈吵了起来,她妈妈说如果她再和我交往就断绝母女关系。

  那段时间,真的难为了她。她是孝顺的孩子,她不想让家里不安宁,可她又是那样爱我,所以压力很大。为了不惹父母生气,她不敢出来见我。我就趁着中午去给她送饭,又或者在周末的时候她以加班的名义偷着出来和我见面,总之都是一小会儿。

  那段时间,我已经感觉到我们都快支撑不住了。

  家里没人理她,因为我的病,周围没有一个人赞成她和我在一起,有亲戚来劝她和我分手,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流泪。有一天,她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坚持不住了,你不要恨我。”那天她出来给父亲买药,我想着终于可以见到她了,谁知她妈妈竟然让她弟弟跟在后面,就是不给我们见面的机会。

  也就是从那时候,我终于开始考虑分手的问题。我不想再拖着她,这样下去,她早晚会被我们两边的力量给拖死。一边是父母,一边是深爱的人,你让她怎么办呢?而且从她父母的角度讲,他们也是为了她好,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真正该退出的只有我,既然我不能给她什么幸福,就不要给她带来痛苦吧。

  想明白这一步,我约她出来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她,她哭着说对不起。我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我很知足。最后一次拉着她的手,我哭了。我放弃的是什么,我放弃的是我最深爱的人啊。如果连她都走了,那我还有什么呢?回家的路上,毫无感觉地骑着车,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到底是谁的错?谁都没有错,她的父母没错,他们是因为爱自己的孩子;她也没有错,她已经尽力了,如果换了我,也许早就崩溃了;难道这一切怪我吗?难道我愿意这样吗?因为我也没有错啊。

  也许这个世界上的事本来就没有答案。

  我尽量掩饰自己的伤心,把分手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他们说这在意料之中。

  这几个月以来,为了不让自己想她,我把生活安排得满满的,可是这并没有起什么作用。我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坚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无非就是事业和爱情,而我呢?却什么都没了。我都有点后悔提出和她分手,还不如就这么坚持着,能多在一起呆一天是一天。于是我开始盼着奇迹发生,我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想她,她劝我不要再抱什么幻想了。也许吧,她本身就比我大,今年应该是25岁了,明年26,不能再等了。只是从此以后,我的手机铃声由“很爱很爱你”换成了“往事随风”,如果一切真的能够随风而去就好了。我现在养病纯粹是为了父母,因为我即使把病治好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我知道她现在一定也很伤心,或者比我还要伤心,我们是真心爱着对方的,直到现在我也敢这么说。

  也许上天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像我们从一开始就想照一张合影,却直到最后也没照成一样,这就是天意,许多事情由不得自己。

  如果今后再面对陌生人,也许我会隐瞒这段病史。我知道这样做有些自私。但我又能怎么办?如果说出来的话,那么接下来我要面对的、要承受的就太多了。

  其实正是社会上对这个病的歧视太根深蒂固了,所以人们才会“谈虎色变”,才会导致得病的人不敢说出去,才会有人被无意中传染,连什么时候得的都不知道。

  大概就是这样吧,无论发表与否,阿莱,我都会非常感谢你,和你的谈话,让我明白了许多。

  还有一句要说的话,我真的非常非常爱她。

(rainblues贴于健康网乙肝论坛)

Tags:爱情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