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一位重大疾病患者的心声

更新时间:2005年02月23日19:32:55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一位重大疾病患者的心声

  
 
  姓名:贾梦云

  性别:女

  年龄: 27岁

  出生地:浙江

  单位:北京某私企

  职务:部门经理

  贾姓,来源有二,一出自姬姓,为贾伯之后。西周时,周公灭唐(今山西翼城西),将唐封分给他的弟弟唐叔虞,不久,周成王的儿子康王继位时,唐叔虞的少子公明又被当天子的堂兄封于贾(
今山西襄汾西南)。
名义上是唐国的一个附庸,号为贾伯。春秋时,贾国被晋国所灭,贾伯公明的后裔以国为氏,称贾氏,是为山西贾氏。二出自狐偃之后。春秋时,晋文公重耳灭贾国后,晋襄公便把贾地赏给辅佐晋文公完成霸业的狐偃(晋文公的舅舅)之子狐射作为封邑。射字季他,所以又称贾季、贾他。

  相信每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期待着锦绣前程在面前次第展开。我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我从小就是个多梦的女孩,无数次地设想过自己的人生轨迹,憧憬着我的一生灿烂而圆满。却不曾料想,在我最烂漫的青春年华里,会远离生气蓬勃的社会生活,会远离自己所追逐的梦想,而只能与药为伴,忍受来自社会的歧视。这一切的变化,完全源于一个小小的病毒。

  我是在1995年上大学前,确诊为大三阳的,但因为从没有病症爆发,我顺利渡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前17年。可是从毕业找工作开始,“大三阳”就成了我的一张社会禁行令。在应聘的奔波辛劳中,我与成百上千的高材生一起竞争。虽然我屡屡过关斩将,有幸冲过许但是每一次,都在体检一关栽倒。从此,体检这道关卡成为我永远无法逾越的一堵高墙。最后却只能到不用体检的私企打工。

  为了看病,这两年多来,总费用就已逾六万元,可以说活着的每一天都在烧钱。治病以来,我一直在考虑社会保险中的医疗保险,心想如果有医疗保险那该多好啊!但是我一直都在私营企业打工,我们企业为了节省开支,也没有给我们购买医疗保险。我也尝试过去买商业保险,但一打听,所有商业保险对乙肝基本上是除外责任,病了也不赔。

  我多希望有一种特效药能治疗好我的疾病,但经过多年的求治经历,我知道那只不过是一种希望。除了治疗疾病的无奈之外,另一件让我无奈的事就是婚姻。6年前,我和从大学毕业起秘密恋爱的男朋友结束了彼此三年的恋情。得知我的病情后,他的家庭强烈反对,他的父母都是高干,他们认为我得的是富贵病,不准让他们的儿子跟我来往。为此,他很无奈,因为任何一段婚姻如果没有双方父母的祝愿是很难完全幸福的。分手时,他已身在国外,而那是他们曾打算一起为事业而奋斗的地方。我的初恋,就这样终结了。而以后的历次恋爱经历,每每以病情的公开而终结。许多男人都以害怕母婴传染为由拒绝了我。

  我现在对爱情、事业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是想踏踏实实地工作,等将来自己的资金和经验积累够了,我要开一间自己的公司,自己当老板,那样也再不用为体检而担惊受怕,当然也就不会为看病的花费而发愁了。至于爱情,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对于我们乙肝患者更是这样。(夏金彪)
 

Tags:经历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