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产妇肝移植:发生在惊心动魄的分娩之后

更新时间:2004年09月28日09:35:48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光明网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产妇肝移植:发生在惊心动魄的分娩之后
 

惊心动魄的分娩
世界首例深度昏迷的肝坏死患者成功产婴、换肝传奇



  这是世界上第一例深度昏迷的肝坏死患者成功产婴、换肝的故事。大气磅礴的世界级手术背后,我们看到了汹涌澎湃的骨肉亲情和令人叹为观止的生命奇迹

  2004年7月20日上午9时,一个父亲抱着一个天使般漂亮的女婴,小心翼翼地走进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然而,病床上的母亲竟然说什么也不敢认自己的骨肉,后来打手机回老家得到婆婆的证实,她才如梦方醒。面对穿越死亡、而今甜蜜地俯在母亲身边吮奶的女儿,她惊喜得泪水横流……

新生命的降临与母亲的“死亡”交叉在同一关口

  2004年5月12日一大早,广东省阳江市城乡结合部,25岁的孕妇黄晓雁正和丈夫陈至喻在一片丰收的荔枝林中忙碌。忽然,黄晓雁感到腹部胀痛难忍。丈夫嗔怪她:“早就说过不让你再忙了,万一肚子里的孩子出了问题,那多划不来!”

  联想起最近一段时间妻子一直全身乏力,陈至喻次日将她带到一家医院妇产科看病。医生检查后说:“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妇女怀孕后正常的内分泌系统会发生变化……再说,胎儿的体积也在增大,多注意休息就是了。”

  黄晓雁与丈夫结婚三年,夫妻感情一直很好,她太想拥有自己的孩子了,每当腹痛袭来,她总是强忍着,用憧憬的幸福感来冲淡腹部的疼痛……

  又过了20多天,黄晓雁再次到医院检查,诊断依旧。

  到了产期将至的6月末,黄晓雁的眼睛、面部及全身渐渐变黄,腹部胀得更大,她不得不到阳江市人民医院彻查。检查结果如此残酷:黄晓雁并不是什么“妊娠反应”,而是得了一种非常可怕的晚期重症肝炎!她的腹胀是肝炎晚期肝腹水,全身变黄也是肝炎黄疸现象!

  原来,10年前,黄晓雁曾感染过乙型肝炎,治疗后得到基本控制。谁也没有想到,乙型肝炎竟在她怀孕的后期急性发作,而且是致命的重症肝炎!医生说:“妊娠期间人的体质会发生很大改变,这是重症肝炎的诱因。”

  面对猝不及防的灾难,黄晓雁呆呆地叫了一声:“我的孩子!”随即昏厥,被送进医院紧急抢救。然而,重症肝炎是死亡率极高的病症,药物治疗很难起死回生,她的病情急速恶化,6月29日,昏迷现象时有发生……

  院方很快下发病危通知书。此时,离黄晓雁的预产期仅仅五六天!

  陈至喻心急如焚,给医生跪下:“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救下母子两命啊!”

  医生摇头说:“对这样的绝症,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你去广州的大医院碰碰运气吧。”

  7月2日下午,经过两小时多的奔波,腹大如鼓、昏迷中的黄晓雁被抬进了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急救室。

  医生们犯难了:孩子出生很可能将本来生命垂危的母亲置于死地,药物治疗不仅起不到治疗重症肝炎的作用,而且很可能对腹中的孩子造成致命的影响!

  怎么办?保孩子还是救大人?医院十几位知名医生会诊研究。

  一位妇产科专家说:“按照医学理论和资料显示,只要产妇的生命能维持几天,即使她在深度昏迷的状态下,孩子也能自然生产。这是‘瓜熟蒂落’的常理。只是产妇生命没有什么希望了……”

  另一位医生说:“针对这个产妇的体质特征,不论是自然生产还是剖腹产,都可能将她置于死地。”

  7月3日上午10时多,黄晓雁意外出现片刻清醒。就在那一瞬间,她死死地拉住丈夫的手,用尽全身气力哀求:“告诉医生……不要管我,只要孩子能活……”丈夫流着泪使劲地点头。黄晓雁再次陷入了深度昏迷……

母亲用不可思议的气力为孩子打开生命通道

  陈至喻将妻子的话转达给医生后,有的医生主张:“通过剖腹产手术完全可以将婴儿取出来。这是最安全可行的办法。”但这种意见很快就被否定了:“剖腹产手术不可行,因为那样势必造成伤口及子宫大出血,晚期肝炎患者的凝血功能非常差,免疫机能也十分低下,产妇会有致命的危险。”

  此时,黄晓雁的四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已分别从广东东莞、汕头、中山等地赶来。几年来,黄家兄弟姐妹忙碌于生活,很少见面。如今看着病床上没有任何知觉的妹妹那肿胀的腹部和腹中婴儿隐隐约约的胎动,他们一声声呼唤妹妹的名字,流下伤心的泪水。

  他们也不希望妹妹做剖腹产手术。如果妹妹就这样在昏迷中死去,那是多么残忍的事!当得知靠自然生产也许能延长一段生命时间后,他们都说:“就让她多活一段时间吧!我们还一句话都没对她说呢。”

  专家和医生经过反复商讨,最后否定了剖腹产手术。医生向家属交代:“当然,重症肝炎晚期的她也有可能在孩子出生之前死亡,如果那样,我们会在她死亡后的第一时间通过剖腹产取出孩子。”

  一切都是那么非同寻常。对医生、黄晓雁和她的家人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惊心动魄……

  7月4日下午,昏迷中的黄晓雁出现临产征兆,医护人员兴奋不已,他们很快就做好了准备。但随之而来的是黄晓雁身体的黄疸现象更为严重,她的转氨酶指数已经高出正常的15倍!各项体质特征表明,她出现了最严重的肝功能衰竭!孕妇的死亡似乎已经无法扭转,眼下最实际的选择是:努力保住新生儿的生命……

  7月5日一大早,重症监护室里的黄晓雁开始出现临产宫缩现象。监护医生差点儿惊叫出声,她们不敢相信,濒临死亡的准妈妈竟然真的要自然生产出她也许无法相见的婴儿。

  此时此刻,几天来一直重度昏迷的母亲却那样安详,不见一丝血色的脸颊写满了幸福和满足,她似乎在一个人们无法想象的世界完成着母亲庄严神圣的使命,毅然决然地用自己的死亡来换取孩子的诞生!

  生了!生了!在医生们惊喜的期待中,一个新生命缓缓来到人间。虽然生产的时间如此短促,但这新生儿已经走过一个危机四伏的生命轮回!

  为了减轻新生婴儿的生命阻力,医生为产妇小心翼翼地用了少量催生素。

  6时50分,就像枯萎的瓜秧上瓜熟蒂落一样,一个鲜活的女婴呱呱坠地。

  很快,医生将一针乙肝免疫球蛋白注射到婴儿的体内,彻底阻止来自母体的乙肝感染。医生们轮番抱着这个体重3公斤的健康漂亮女婴,他们笑得那样开心。

  此时,黄晓雁仍然一脸安详、静谧,她仿佛早已预知这幸福的来临。医生们注意到,这位垂死的母亲在险象环生的产婴过程中虽然身体一动不动,但浑身早已被汗水浸透,病床上的褥单早已浸湿了一片!

  兴奋过后,医生们开始全力抢救垂死的产妇。黄晓雁的生命体征直线下滑,肝功能已到了死亡的临界点,心、肾脏等多个器官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损害。致命的肝脑综合征、肝肺综合征等并发症同时发生。医生对陈至喻说:“你们做最坏的准备吧。”

  就在一刻钟前,陈至喻和亲友们在观察室里抱过出生不久的活泼可爱的孩子,而此时,孩子母亲的病危通知书却拿在手里———多么残忍、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啊!一家人拦住医生:“求求你,医生,一定要救活她!”“医生,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啊!”

  7月8日上午9时,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向附属第三医院发出紧急求助,中山三院在最短时间内派出了邓子德、蔡常洁两位肝病医学博士前去会诊。经查,黄晓雁的肝昏迷属于最严重的四级,肝肾综合征、肝肺综合征、肝心综合征等多种病变已使她命悬一线。传统的药物治疗已回天无力,生还的唯一可能就是做肝脏移植手术……

母婴相逢,为世界首例生命与医学奇迹画上圆满句号

  医生问陈至喻和他的亲友:“肝脏移植大约需要近20万元手术费用,你们是否承受得了?”

  陈至喻一听惊呆了:20万元,是他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啊!作为农民家庭,陈至喻一家为了给黄晓雁治病已花去了所有积蓄,并欠下近万元的债务。

  这时,黄晓雁的四个哥哥和两个姐姐说话了:“医生,放心地为她治疗吧,为了救活妹妹,我们一定凑齐这20万元!”

  一天过后,黄晓雁已转送中山三院肝脏移植中心的重症急救室。中山三院的肝脏移植水平处于全国尖端,院长、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是中国肝脏移植手术的奠基者之一。

  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陆敏强亲自主持黄晓雁肝脏移植手术的准备工作。反馈信息很快出来,7月6日有三个肝供体,其中一个正是黄晓雁所需要的B型。陆敏强副主任立即打手机向陈规划院长请示:“这位产妇随时都会失去生命,今天必须保证她的移植手术。”当时,陈院长正在广州白云机场,再有10分钟就要登机去北京国家卫生部汇报工作。他听到汇报后激动地说:“这是一位了不起的母亲,我们应该为她尽最大的努力!好,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今天就做。”陈院长当即取消了进京计划,立即返回医院。他说:“准备工作要万无一失。这个手术我来主刀!”

  很快,陆敏强、蔡常洁两位医学博士与那位原定的肝脏移植手术患者取得了联系。那位来自汕头的患者已经苦苦等了10天,当两位博士向他说明情况,与他商量将手术推迟两天的时候,他慷慨地说:“这位产妇是了不起的母亲啊!肝昏迷中自然生下孩子,这是我听都没听说过的事。把救命的肝让给她吧!莫说等两天,即使等两个月,我也认了!”

  下午2时,随着麻醉师有条不紊地工作,由八位医学博士组成的两组手术小组很快进入紧张有序的工作。一组为手术组,由院长陈规划等人组成;一组为修肝组,由另外四位医学博士组成。

  此时此刻,手术组的电动手术刀已经十分准确地在患者腹部切开三条刀口。打开刀口,患者又黑又黄的已坏死的肝脏显露出来,肝脏体积已严重萎缩至原体积的四分之一。陈规划院长主刀切下这个早已衰竭的肝脏……

  半个小时后,那个衰竭的肝脏已经被完整地取出来。这时,修肝组的修肝工作刚好完成,健康的肝脏很快被放入体内,稍加整理后,便开始在显微镜下用只有头发三分之一细的手术针线缝合肝脏上的门静脉、腔静脉、肝动脉等血管……

  手术室内争分夺秒,当所有血管缝合以后,一直控制门静脉血液的钳子松开,带着生命力的血液开始涌向新的肝脏。医生们清晰地看到,土褐色的新肝脏立即在充血的状态下变成健康的血红色,继而,这个肝脏的胆管里涌出了金灿灿的胆汁……这些都证明,新肝脏已经正常工作!

  接下来,医生们开始缝合胆管,最后缝合刀口。至此,仅仅三小时,肝脏移植手术便宣告成功!

  第二天,当黄晓雁在无菌监护室苏醒的时候,她的丈夫和亲人隔着探视的玻璃窗向她挥手,一家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流下了欣喜的泪水。然而,黄晓雁却没有生还的喜悦,她固执地认为自己昏迷了那么多天,又做了一次移植大手术,孩子一定死掉了。想到当初日盼夜想做母亲的幸福,想到怀孕后一次次的疼痛,她万念俱灰,常常流着泪拒绝用药。

  苏醒后的第六天,黄晓雁终于忍不住抚摸着平平的肚子问医生:“我的孩子是不是……”医生笑着告诉她:“孩子在你做肝脏移植手术前就已经自然生出来了,如今在你老家照看着。”黄晓雁却始终不敢相信。

  两天后,家属被允许与黄晓雁见面。家人再次将实情告诉她,她还是不敢相信:“你们一定是在骗我。我在肝昏迷中怎么可能生下孩子?孩子肯定是死了!”

  黄晓雁一天比一天忧郁,甚至责问医生:“你们为什么不剖腹,让我的孩子活下来啊?”

  为了抚慰黄晓雁的情绪,医生决定打破常规,安排她与孩子见面。7月20日上午9时,陈至喻抱着女儿走进妻子的病房。在丈夫一步步走近的时候,黄晓雁还以为他抱着别人的孩子来哄她。

  母女连心,父女俩一进病房,女婴就睁大美丽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这真是我们的孩子!”陈至喻眼含泪水不容置疑地说,然后将女儿放到妻子身边。此时,女婴努力地在母亲的怀中寻找着吮吸……黄晓雁惊愕不已。

  陈至喻用手机打通父母家里的电话,婆婆告诉黄晓雁:“孩子真是你昏迷时生下的,这十几天一直在家里……”

  黄晓雁一把楼过正在找奶吃的女儿亲了又亲,幸福的泪水肆意流淌……

  《家庭》2004年10月上半月刊刀米许健文

Tags:肝移植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