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他骗了我却给我20年幸福时光

更新时间:2004年12月07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成都晚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他骗了我却给我20年幸福时光

转自新浪伊人风采

 
  前两天我做了一个梦:我像往常一样,翻看程均(化名)生前那几张最得意的风景照,想和他说说话,但突然,风掀起了玻璃板,程均的照片被风吹走了……失落、惊慌中,我醒了。初冬的夜晚,我出了一身的汗。我问年近八旬的母亲,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母亲说:“这是他托梦给你,让你忘了他,就当他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命中,让你带着女儿开始新的生活。”母亲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我总有一天也是要走的,小雅上了大学,也会有自己的男朋友,早晚也是别人家的人。我不忍心你孤孤单单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听着母亲的话,我落泪了:自己年近半百,却依然让母亲如此操心,真是不孝啊。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前,尹萍(化名)十分伤感地这样说道。

  喜欢一个人,他的好就不容置疑了

  程均英年早逝。母亲在眼泪流干后,说了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在我和他刚刚恋爱那阵,母亲就十分反对。理由是程均看上去太瘦了,太弱了。男人太瘦,让女人没有依靠感,心里不踏实。她常说找人要找国字脸、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些的。对母亲的意见我很不以为然。我理直气壮地说:“您老人家过时了,现在的依靠,重在心灵。”

  程均是我上日语学习班时的同学。上个世纪80年代的恋爱,不是看长相,而是看对方上进不上进。那时我虽是资料员,工作了几年,可还保持着强劲的学习欲望。28岁的程均也一样。下大雪,我去听课,他也在。看着他专心听讲的样子,我笑了。程均,这个貌不出众的男人就这样一点点地走进了我的心灵。喜欢一个人,就觉得他的好是不容置疑的,所以我容不得别人说他的坏话,包括自己的母亲。程均清瘦的脸在我眼里就是刻苦学习用功累的。母亲和家人几次提醒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病,我都没有在意,也没有问。难道他有病,就不再喜欢他了吗?

  他突如其来的病掠走了我初为人母的喜悦

  临近结婚,要去婚检。我和程均都怕“出丑”。为了避开这一关,我还特意找了熟人。在去妇幼医院婚检时,我们给了医生一包喜糖。她盖了章,我们就领了结婚证。女儿小雅出生不久,程均就病了,去医院一查,是乙肝。怎么会这样?医生说我还要问你呢,你是他妻子,连这个都不知道?他从前得过这个病,这次是复发。

  乙肝,在当时是一种可怕的病:最终结果极有可能是肝硬化和肝癌。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不相信医生说的话,而是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事程均居然瞒着我。他看上去是多么老实单纯啊。

  来不及细想,甚至来不及核实和生气,老公突如其来的病掠走了我初为人母的喜悦。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母亲心疼我,就让我带着老公孩子回家住。母亲说:“家,要靠你顶起来了。既然选择了,就要勇敢地去面对。”(当尹萍知道程均对她隐瞒了病史后,虽然最初也无法接受,但冷静下来后,她还是原谅了他。正如她母亲说的那样,“既然自己选择了,就要勇敢地去面对”。)

  他骗了我,却给了我20年幸福时光

  在以后的20年岁月中,程均的身体一直不好,单位甚至以此为由劝他病休。他学的那些知识,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一个月就拿几百块的工资。程均不愿让女儿感到自己的爸爸和别人不一样,就在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早上用自行车送女儿上学,在家里自学缝纫,为女儿缝制她喜欢的衣裙……懂事的女儿在她的作文中这样写道:“虽然我的家里是妈妈赚钱多,但是我的爸爸比别人的爸爸有更多的时间来爱我。”

  女儿的文字也道出了我的心声。程均体弱多病,不像别人家的男子汉那样能撑起一片天,但是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幸福并不比别的男人的妻子少。20年来,在家里,他把力所能及的家务都做得好好的,连最后一次回家(那时他在住院,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都找人帮我换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给家里换了电灯泡。生活中的细节,不忍再回首。撇开他的病,他留给我的记忆是那么美好,所以,为了他,我愿意背负生活的重担,无怨无悔。在我的精心调养下,程均在40岁后发福了:人变得白白胖胖,从外表上看,病魔已经被我们战胜了。生活也因我多年的努力而露出了曙光,程均也找到了一份工作,对家庭的开支是一笔补助,更主要的是走出去能让他心情开朗。

  女儿读高中的前两年,家里渐渐宽裕了。在与程均20年的恩爱中,我因受骗而积郁的怨气也随着他的日渐康复而渐渐消散。可是在女儿即将升入高三那年的暑假,程均突然发病:癌细胞已经扩散!病床上,程均握着我的手说:“我对不起你。在和你恋爱前,我就知道我有血吸虫病,也因为肝病住过院。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害怕失去你……”谁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他骗了我,却给了我20年幸福的时光!

  成绩优异的女儿没有考清华。她说她爸曾嘱咐过她,让她考成都的学校,将来好照顾我。也因为如此,我彻底沦陷在程均为我编织的温柔的情网里,心里再也装不下别人。(看着程均走之前为她安排的一切,尹萍流泪了。整整20年了,她心中的积郁也早已随着程均的日渐康复而消散……)

  母亲希望我接受老赵的感情

  程均去世后,周围的朋友都很关心我。一些久未来往的老同事、老同学也都自发地来看我。老赵是我以前一个厂里的同事,比我大一岁,离婚七八年了。这次联系上,是他听说程均走了,就动了心思想和我在一起。在我们以前共事的三五年里,老赵把他工作和相亲外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帮我。程均身体一直不好,家里一些体力活,老赵抢着帮我做。秋天给自己的女儿打毛衣,我也不忘给他的女儿打一件一模一样的。我不愿占人便宜。后来,我到了别的厂,联系也就淡了。

  但是这次老赵催得太急了。他说如果同意就马上搬到一起过日子。他越急,我反而觉得越不可靠:这七八年的时间他就没有遇到合适的吗?如果只是相处一阵子就分开,我受不了。我们几年不见了,谁知道发生过一些什么呢?何况,从前我们的关系再好,也仅限于同事间的交往。一个人在工作中和生活中的表现往往差异是很大的。我前思后想,就是觉得不妥。母亲说:“这么好的机会,别再错过了。”她的意思是,老赵是做装饰工程的,经济实力不错。母亲希望我接受老赵的感情。可是,很多事情,不得不考虑清楚啊。母亲一声叹息:你早知道结婚前要这样认真地想,也许就不是这个结局了。

  朋友介绍我“认识”了我的初恋

  菊英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在程均走后,她就天天不离我左右。今年4月的一个周末,她约我到她娘家一起吃饭。其实我应该想到在那里我会遇到子昆的,但我却忽略了。子昆是菊英的弟弟,也是我的初恋。菊英是我们的介绍人。我们谈了3年,最后是我选择的分手。当时我想得太多了:我是家中最小的,他又是家里惟一的男孩子,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会不会因为不懂迁就而把爱情磨得没有了?子昆觉得爱一个人,就要尊重她的选择。我选择了,他再心有不甘,也只有作罢。

  二十多年里,子昆离了婚又结了婚。他再婚的妻子身体不好,家里所有的事全是他一个人顶着。夫妻俩感情一般,孩子遗传了她妈的病。菊英告诉我的时候,大概忘了我和子昆是爱过的,全然不顾我听了难受,仍然滔滔不绝。

  我和子昆再见面时,双方都吃了一惊。他比从前老了胖了。他说我看上去很憔悴。菊英一拍大腿:“你还不知道吧,尹萍的老公得癌症去世了。”那天的饭,一桌子人都没有心思吃。一个星期以后,子昆拎着水果来看我,站了十几分钟,临走的时候硬塞给我一万元,说是资助我女儿读书。我不要,他把钱硬塞到我怀里。我第一次知道,钱,也是会发烫的。

  为了还人情,今年暑假,我让女儿帮子昆的女儿补课。两个小姑娘很谈得来。母亲看了发出感叹:“要是你当初跟了子昆……”人生,是没有那么多假设的!

  也许在等待中,时间会给我一个交代

  暑期过后两个孩子功课紧,补课也就没有继续了。我和子昆的联系也随之告一段落。他打电话来,我总是很注意,下意识地和他保持一段距离。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她希望在她闭眼之前,我能有一个家。但是,爱,能够想来就来吗?且不说我和程均20年的恩恩怨怨,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同事几年又分别几年、离异后多年未娶的老赵,一个是心中有情有意、人家却有妻有女的初恋子昆。想爱的人,不能爱,不敢轻易爱的人,偏偏又追着赶着要爱你。自认在感情上摔过一大跤的我,不敢再轻易选择。也许,在等待中,时间会给我和母亲一个最好的交代。(程均的去世,给尹萍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以至她在面对两个爱她的男人时,不知该做何选择。也许,这是她一直忘不了程均的原因,所以她只能等,等待时间给她一个交代。)

  与爱同在

  记得沈从文说过,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在采访过程中,尹萍说得最多的,也是时间。从程均对她的欺骗到程均的去世,这个过程中,程均给了她20年的幸福。也因为如此,尹萍长久以来因受骗而积郁的怨气也随着程均的日渐康复而渐渐消散。但是最后,尹萍说她还是需要时间。她希望时间能给她一个最好的交代。由此可以看出,程均对尹萍的欺骗,仍然是刻在她心里的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痕,并没有随风消散,只能说是时间在让她的积怨慢慢淡化。

  其实,如果尹萍也是真正爱着程均的,就不应该在乎他曾经是否欺骗过自己。因为如果两个人真正相爱,这一切都不会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知道,我们挚爱的人永远都不会离去;应该知道,生命中有比悲痛更重要的东西。爱一个人是没有条件的,也没有等级之分,一旦自己选择了,就要勇敢地去面对,就像尹萍自己所说的那样,“人生,是没有那么多的假设的”。

Tags:婚姻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