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他用眼泪换我的同情 我该不该嫁给肝炎男友

更新时间:2006年04月01日11:52:15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新浪读书《格调女性》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他用眼泪换我的同情 我该不该嫁给肝炎男友

他用眼泪换我的同情 我该不该嫁给肝炎男友

  姓 名:小红

  年 龄:26岁

  职 业:企业部门经理

  简 介:大学文化,黑龙江籍,性格内向。

  有几次,他求我嫁给他。但我下不了决心,因为嫁了他,我的下半生怎么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人世了。我如果嫁给他,很快又将是一个人过日子;如果不嫁给他,我等几年后,年纪也大了,找对象也不容易了,爱情的心泉也干枯了,我怎么办啊?

  作者手记:

  小红是个特殊的单身女人,是个一直躲在暗处的忧郁女人。自从7月13日给记者写第一封邮件后,记者多次发信给她,让她到办公室聊聊,或者给记者打电话,但她回了5次信,总是不肯露面。她的言语充满着悲伤和难言的隐痛。她说:“我怕跟记者见面,我很容易流泪,怕出丑,我愿把我的经历整理出来发给你。”

  她把自己的情感经历发给记者,记者又在信里问了她一些问题,她每次都回答得很认真而及时。

  我来自中国最北的城市———黑龙江省黑河市。在那里,站在江边可以看到俄罗斯。

  2002年,我大学毕业。因为觉得在黑河没什么发展机会,便来到深圳投靠一位叔叔,打算在这边找事做。

  临出门的时候,爸爸就对我说:“哪里的黄土都一样埋人,到哪安家都一样。你要是在深圳那边找到工作,有机会就在那边安家吧,不要想家,只要有个好工作,就好好干。”

  2002年8月,我踏到了深圳这片热土。对我来说,所谓的“热土”。我当时的感觉不过是天气热罢了。

  刚来深圳,我只认识叔叔一个人,而叔叔的社会关系并不好,我人生地不熟,找工作只能去人才市场。在人才市场晃了差不多半个月,才找到一个做业务的工作。

  可是南北语言差异太大了,这里的人即使说“普通话”我也听不太懂。我做业务做得很辛苦。后来叔叔帮我找到一份文员的工作,是一家电子公司。我正好也是学电子专业的,所以我很开心地放弃了做业务的工作,开始了做文员的日子。

  在电子公司,我认识了L(暂时这么称他)。L是工程部的工程师,经验多,人也幽默能干,在工程部很有地位。不过,我开始时对他没有太深的印象。因为他的座位离我很远,我又不喜欢主动与别人聊天,所以没有太多的接触。

  也许上天真的是有意安排,后来我竟然跟他住同套房子里。我原来住在叔叔家,但有了工作之后,总不能还长期住在叔叔家,而且公司有职工房,所以我申请住进职工宿舍。

  本来,我是新来的,试用期还没到,没有资格申请,但当时宿舍又偏偏有一个空房,而人事部在短期内又没有招工计划,所以我便很顺利地得到了批准入住。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我被安排跟他住在一套大房子里。我们的房子是二室一厅的,只有我们俩住。

  因为住一套房,我刚住进来时,他帮我很多忙。我对这里什么都不熟,连从宿舍走出来散步,我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是那种很静很静的女人,稍微粗一点的活就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我什么都要依靠他帮忙。他帮我配钥匙,帮我买床垫,帮我买生活用品,带我去附近的超市购物,等等。我很感谢他,觉得有个人照顾,感到很幸福。特别是我这种年龄的女人,骨子里就喜欢成熟男人。

  2002年国庆节,公司放长假了,我因为刚来也没有多少钱,所以就没有回家,也没有去玩。而这时候叔叔去旅游了,所以我只能在宿舍待着。

  这时,正好他病了,我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只是觉得很严重,他每天要去诊所输液。我本性善良,尤其是我感激他曾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就陪他去诊所看病,陪着他输液。回宿舍后又陪他在他的房间里聊天。

  他的房间有个电视,因为天气正是热的时候,厅里没有空调,但他的屋子有空调,所以,晚上我也会去他房间看看电视。

  自从他病了以后,我看到他吃不下饭,我就做点粥类的东西给他吃,还会给他讲点笑话逗他开心。我觉得我自己生病的时候最需要什么,我就会给他做点什么,说点什么。

  一天晚上,我给他讲笑话,说着说着我自己笑了起来,他看着我说:“你不要笑好吗?你笑起来太像我以前的女朋友了,太像了,可是她害了我,我恨她,若不是她我不会这样子,可是我又爱她。看见你我就好像看到了她。”说完,他低下了头,一副痛苦的表情。

  我很好奇,也许好奇是天下女孩子的通病,我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讲给我听听吗?也许你说出来就好了。

  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讲了他跟以前女朋友的故事。他的病也是因为他的女友抛弃了他,他借酒消愁,长期喝酒过量而得了病,又加上后来治疗不当以致病情恶化。他说着说着,就哭了,带着恨也带着爱。

  我其实有时候比较调皮,他说完,我虽被感动得流了眼泪,但还是逗他说,那我以后笑的时候捂上嘴好不好?他无奈地笑了。

  过了两天,我又开始天天陪他去诊所。其实我如果不陪他,也没有事做。真的,我一个人无亲无故,胆小又不敢一个人跑出去玩,所以能和他在一起说说话也蛮开心。他也没有人照顾,我也不太放心,毕竟当时已把他当成了朋友。

  多次陪他去看病后,我对他有了点感情。

  有天晚上,我在他房里看电视,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我喜欢你,好想亲亲你。”

  我当时马上跳开了,我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没有男孩子摸过我的手,我当时想也没想就跳开了,纯属保护自己。
  他看到我这样子就说:“对不起,我会控制我自己的,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我知道我有病,我更不能拖累你。”

  我听了没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敲我的门,向我道歉说:“不要恨我,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你没有必要这样子,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出来吧,看看电视。”
 
  出于信任,我走了出来,但是不和他说话只是看电视。

  我之所以去他房间看电视,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我房子里的灯坏了,还未修,我当时跟房东赌气,说他不给修我也不修,我用台灯也不修大灯。所以我只能去看电视,免得自己在黑暗的房子里又害怕又无聊。

  他不舒服,躺在床上。他头疼,很痛苦,求我帮他按摩一下,出于同情(本来我是讨厌碰男人的任何地方的,有时陌生人碰了我的手我都会觉得不舒服),我还是帮他按了,他又求我不要离开他的房间,他要我陪他,很害怕孤独。我也怕他突然病重了,出了事没人照顾,所以陪着他聊聊天。

  我进去看电视时,悄悄地把水果刀藏在身上,心想:他敢碰我,我就给他一刀,哪怕是吓唬他。可是,没想到一把刀也不能救我,他用眼泪让我的刀失去了作用。一切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跟男人发生了真正的关系。

  直到这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病是什么病,因为打针时我也只听医生说他要注意休息。我也不知道有这种病。

  后来我越来越关心他了。女人可能就是这样子,一旦走过那一步,就觉得自己是他的人了。他对我很好,经常会吹笛子给我听。

  忘了说了,他是海南人,在中国之最南边,我是中国之最北边的,他总是说,我是上天送来给他的,只是太晚了,早点就好了,而我最理想的白马王子就是像他这样会吹笛子,且幽默成熟的男子。我越来越喜欢他。

  在开心的日子中过去了半年。我因为不甘于做一个文员,平时边工作边学习。半年的经验积累让我进步不小,于是我想到跳槽。他很支持我,说我一个大学生只做个普通文员太屈了,所以他在网上帮我投简历。

  幸运的是,很快有一家公司让我过去面试。于是我离开了文员的工作,走进了另一家公司做主管,后来又任部门经理。

  由于工资增加了,新公司不提供住房,所以我只好另外租房子。我想与他住在一起,但他就是不同意。他说这样对我不好。他不一定能给我一个未来,还是不要同居的好。

  我孤独,我寂寞。我想与他天天在一起。可是他不同意。

  他的病不断地恶化。听人说,这是乙肝晚期。我好想天天照顾他,那段时间,我为了他偷偷买了按摩的书,为他按摩治疗。还买了饮食的书,为他合理调整饮食。但是,同时我也知道了,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对他的病也不好。他的病怕劳累。所以我听他的,一个人住。只是周末去和他住两天。同时给他做点我拿手的、他又爱吃的菜。

  为了他,我上网查民间秘方,我买灵芝给他吃,在我精心照顾的一年里,他的病没有太大的变化,保持着原来的状态。

  由于我们的关系是秘密的,连原来公司的同事都不知道。深圳这边的叔叔和我家人也都不知道。因为他说他的病是好不了的,他说他非常矛盾,既怕害了我,又离不开我。他说离开我,他会死的,可又不忍心这样耽误我的青春。

  有几次,他求我嫁给他。但我下不了决心,因为嫁了他,我的下半生怎么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人世了。我如果嫁给他,很快又将是一个人过日子;如果不嫁给他,我等几年后,年纪也大了,找对象也不容易了,爱情的心泉也干枯了,我怎么办啊?

  虽然不能嫁给他,我还是放不下他,假如他住院了,我肯定会日夜守护着他。

  人生,人生啊,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将会是什么样的?我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想过很多,偷偷地嫁他,侍候他,不让家里知道。可我不知道这种日子的结果会是什么。我想离开他,开始新的生活,可又放不下他。

  吴先生,我把这事告诉你,其实还是想得到一点帮助,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他,希望社会增加点对乙肝患者的关爱,医学能早点让肝硬化不向肝癌发展,让有情人能走到一起。

  情感透视与分析

  因为爱得真,爱得纯,才爱得痛。在这感情浮躁的年头,在爱情被不少人放在金钱之下的时代,有这样的爱情,是值得珍惜和令人羡慕的。

  爱的力量超越生命,病痛与爱相比,算得了什么?如果完全是真爱,就大胆地爱下去。

  真爱无价,真爱无罪。不管对方是什么情况,不管未来的路怎么走,先爱下去再说。

  但爱与婚姻不一定要画等号。

  对于这个爱情个案,也有个疑问:既然他早就知道自己有病,而且很难治,为什么还要以眼泪博得小红的同情,让她的小刀失去作用?从而跟她发生性关系?这里面是否藏着不可告人的隐私?

文章摘自《格调女性》

Tags:患者,体检,经历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