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公务员"安乐死"前的骇人放纵

更新时间:2007年01月30日20:26:39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家庭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公务员"安乐死"前的骇人放纵

   2006年7月15日晚21时16分,陕西汉中始发的K262次列车缓缓停靠北京西客站。在熙熙攘攘的出站人流中,25岁的赵刚搂着情妇岳丽丽卿卿我我地走向出站口。突然,一群人围了上来:“赵刚,你想见的人没来,最不想见的人却追来了。我们是重庆刑警,你被捕了!”赵刚的脸倏地僵住,浑身瘫软。他万万没想到,打算在“安乐死”之前好好放纵的计划才刚开始,就已夭折……

   亲情冷落,

  恐慌的心在“一级戒严”中跌落

  在2004年春节以前,重庆万州区武陵镇财政所出纳赵刚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在银行工作的妻子王彤美丽、贤淑,女儿王艺歌乖巧、伶俐,一家三口住在妻子娘家,其乐融融,让外人艳羡不已。

  然而春节过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赵刚从幸福的天堂抛进痛苦的深渊:在单位安排的年度例行体检中,他的乙肝“两对半”检查报告单上显示“乙肝大三阳”!拿着体检单,赵刚蒙了,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怀疑医生弄错了。第二天,在妻子王彤的陪伴下,他一大早就到重庆同济医院重新进行检查。尽管在心里祈祷了无数次,然而化验结果拿到手后,他还是傻了眼——乙肝两对半化验单上的一、三、五三项依然呈阳性!捧着化验单,赵刚觉得似有千斤重,惶恐不安地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主治医生特别叮嘱:他体内的乙肝病毒偏高,病毒数量较多,目前传染性相对较强,所幸的是转氨酶正常,肝功能目前还没什么问题;但要赶紧在医保定点医院积极治疗控制,防止转化为肝硬化或肝癌,同时在家里还要注意搞好隔离,防止传染家人。

  “肝硬化!肝癌!”恐怖的字眼让赵刚的心陡然悬了起来,脸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走出医院,望着本就瘦弱的丈夫仿佛突然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直强忍着泪水的妻子王彤禁不住搂着丈夫失声大哭。他们才刚刚结婚一年多,好日子才刚刚开了个头啊!

  回到家,王彤赶紧取出积蓄,陪丈夫上当地医院进行常规治疗。住院的几天里,王彤听说乡村医生那里有治疗肝病的偏方而且很管用,赶紧坐长途夜车赶过去一次为赵刚开了半年的药,回到家专门买了一台冰箱保存服用。这样一来,父母和全家人很快都知道了赵刚“乙肝大三阳”。

  王彤的妈妈和姐姐王芳坐不住了:“王彤,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要是一家人都被传染上了怎么办?”看着家人焦虑、惶恐的样子,王彤无言以对。忐忑不安之中,家里人到医院进行了“两对半”检查,万幸的是均未被传染。但从此,王彤的妈妈和姐姐王芳时时处处对赵刚实行“一级戒严”,将他和大家隔离开来,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套餐具,每天开饭前,早早把饭菜分出一份来,放在茶几上让赵刚单独吃。吃过饭后,赵刚的碗筷不但不能和大家的一起洗,还得用开水烫煮一遍。

   看着亲人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开心地吃饭,而自己像被遗弃似的只能坐在一旁,赵刚心里很是失落,饭粒像小石子卡在喉咙里,怎么也无法下咽。“爸爸,”女儿艺歌走过来歪着小脑袋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呢?”赵刚抬起头来尴尬地冲心爱的女儿笑了笑,“因为……爸爸有病。等爸爸病好了,再和你一起吃饭。好吗?”话刚一说完,他忙不迭地低下头,生怕泪水掉下来。

  一天,赵刚下班回到家冲洗一下脸,拿起毛巾架上一条毛巾擦拭脸上的水滴。就在这时,王芳走过来看见他正拿自己的毛巾擦脸,立刻大声尖叫起来:“你这人到底安的什么心啊?偏要用我的毛巾,难道想让我也被传染上?”说着,她用力扯过赵刚手中的毛巾,当着全家人的面把那条毛巾扔进垃圾桶。望着王芳怒气冲冲的背影,赵刚心中特别不是滋味。

  岳母一家的冷漠、歧视,赵刚还能勉强接受,他无法接受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与女儿艺歌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的权利也被无情地剥夺了。一个周末,妻子王彤加班,艺歌吵着闹着要去公园玩。赵刚二话没说,抱上女儿就要去公园。可父女俩出门没走几步,岳母便气喘吁吁地从身后追上来,硬生生地从他怀里抢走女儿,不满地唠叨:“你还是她父亲吗?隔这么近,不怕把病传给孩子?”看着岳母强行把号啕大哭的女儿拉走,赵刚欲哭无泪。

  最让赵刚伤心、绝望的是,妻子对自己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变化。他刚患病的时候,王彤给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树立起战胜病魔的信心。可岳母和王芳每天不断地提醒她:“你千万要注意,要是你也被传染上了,孩子往后怎么办?”久而久之,王彤的心也渐渐发毛。后来,她甚至对他产生了莫名的恐慌。2004年5月的一个晚上,见丈夫连日来沉默寡言,茶饭不思,王彤有些心疼,一改先前背对丈夫睡觉的习惯,侧过身来轻轻地搂住赵刚的肩膀。得到“信号”的赵刚犹豫片刻后,回应起来。可正当他要迸发出压抑已久的激情时,王彤神经质似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大的力气,猛地挣脱,一下子将还沉浸在幸福中的赵刚掀了下来,“咚”的一声滚下床去。“对不起,对不起……”王彤见状,赶紧翻身下床,将赵刚重新扶回床上,“不知怎么回事,我……我就是……我们还是忍耐一下,等你病好了……”望着妻子满怀愧疚、欲言又止的样子,赵刚上床后背对着妻子,一言不发,泪水直往肚里咽。此后,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王彤便经常主动提出陪同事守库,晚上留宿在单位的值班室里。

  2004年端午节,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吃饭时,王芳将饭菜给赵刚分出一份放在茶几上。几个不知情的客人见了,非要拉他到桌上一起吃。王芳从厨房里端菜出来见他坐在桌上,竟毫不留情地冲他喊道:“喂,赵刚,你有病就该自觉点……”此言一出,客人大惊失色,目光齐刷刷投向赵刚。尴尬之中,赵刚恨不能在地上找条缝一头钻进去。走出家门的那一瞬间,他鼻子一酸,大滴的眼泪簌簌滑落。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想到妻子、女儿欲爱不能,面对亲朋好友又尴尬万分,赵刚内心一片茫然、凄怆,感到自己仿佛渐渐被这个世界无情地抛弃了。

  及时行乐

  温柔乡里找到精神慰藉

  2005年3月,赵刚满怀期望地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他:他的“乙肝大三阳”并没好转,而且肝功能不正常,转氨酶超出标准近十倍,极有可能恶化成肝硬化!复查结果不啻雪上加霜,将赵刚抛进了绝望的深渊,使得心理本就脆弱不堪的他极度恐惧起来,认为自己得了绝症,再也没有勇气踏进医院一步了。

  想到自己不久将辞别人世,悲从中来的赵刚想到了女儿王艺歌:“这两年,自己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倘若哪天自己真的不行了,妻子哪有钱抚养幼小的女儿?不行,得趁自己活着的时候为女儿攒下一笔钱!”为挣钱,也为排遣心中的失落、苦闷,赵刚迷上了赌博。每当王彤在银行陪别人守库时,他就约上赌友通宵达旦地玩牌。输了,回家闷头睡觉;赢了,就和赌友到迪厅和酒吧尽情享乐。明知不能沾酒,但他每次都狂喝滥饮,只有在那种迷醉、麻痹的状态下,他才没有孤独、痛苦的感觉。

  一次,他在“金海洋”酒吧喝得不省人事。酒吧一个叫岳丽丽的领班见他是老主顾,便找人把他扶进包房。第二天清晨,赵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对着推门而进的岳丽丽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岳丽丽嫣然一笑:“昨晚你喝醉了,你那帮哥们丢下你跑了,我叫人把你扶进包房过了一夜。”望着岳丽丽动人的微笑,赵刚感激不已,心田像是灌进了一股清凉的泉水。回家的路上,他感慨万千:说什么朋友道义?说什么亲情难舍?自己醉酒后朋友不管、家人不问,倒是眼前这位陌生女子好心收留了自己。为了感谢岳丽丽,第二天晚上,赵刚手捧着一束鲜花来到酒吧,“谢谢你昨夜收留了我,没让我露宿街头!”岳丽丽笑着收下了鲜花,“看你瘦得皮包骨头似的,今后少喝些酒!”赵刚点了点头,感激地说道:“没想到,你比我的亲人和朋友还关心我!”

  那以后,赵刚三天两头带着礼物跑去“金海洋”酒吧找岳丽丽。除了感念岳丽丽外,他更多的是想在岳丽丽身上寻找到一丝精神慰藉。岳丽丽对受滴水之恩以涌泉相报的赵刚也十分有好感。尽管岳丽丽知道赵刚有妻室,但她还是和赵刚好上了。见赵刚身体瘦弱,岳丽丽经常买些营养品让他补身子,并经常提醒他:“多吃饭菜,少喝酒!”每当这时,赵刚就想躺在这温柔乡里永远不醒来。为此,他不停地告诫自己:自己的病情必须对岳丽丽守口如瓶,否则,她也会对自己敬而远之,那时,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没有了……

  跟岳丽丽相好后,赵刚经常找借口彻夜不归,不是跟岳丽丽在一起,就是玩牌。王彤也知道丈夫经常在外面赌钱,但想到自己和家人的“一级戒严”已经对他的心灵造成了很深的伤害,她就没有出面阻止。

  2005年5月初,在赌友们的“设计”下,赵刚不仅输光了身上所有的现金,还欠下了1万多元的赌债。最后,在赌友的一再紧逼之下,迫于无奈的他只好把债主带进家里。岳父气得咬牙切齿,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还是拿出13000多元钱替他还了债。

  经历这次逼债后,赵刚断了靠赌博挣钱的念头。百无聊赖之际,他便找出种种借口与岳丽丽幽会。这期间,他又通过岳丽丽结识了在一家公司做文员的周小洁。周小洁是岳丽丽的同学,与妩媚、妖冶的岳丽丽相比,周小洁文静娴雅,更像妻子王彤。由于花钱大方,舍得买贵重礼物进行感情投资,赵刚很快就俘获了周小洁的芳心。因此,赵刚虽然在家里不能与妻子恩爱,但这两个热烈似火、风情万种的女人,让他生病以来的自卑感荡然无存。而这一切,妻子王彤还全然蒙在鼓里。

  2005年12月中旬,和赵刚一样患乙肝而且已经到肝癌晚期的父亲突然撒手人寰。父亲入殓时,赵刚看到原本健壮的父亲全身的骨头一块块凸起,格外可怜,他心痛得用脑袋一下一下狠狠地磕在父亲的棺木上。他为父亲心痛,更为未来的自己心痛。听母亲讲,父亲肝癌晚期非常痛苦,每次痛起来,呼天抢地、大汗淋漓。想到自己未来也会和父亲一样,赵刚的心撕裂般地难受。

  父亲的去世让赵刚坚信自己的病也是不治之症,死亡的恐慌如影随形而来。每时每刻,他似乎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病毒正在体内疯狂地复制、扩散,严重地损害着他的肝脏,在病毒的不断侵蚀下,自己的肝脏正在渐渐变黑、变暗,变成一堆没有活力的纤维组织……他时常在噩梦里大叫着醒来,梦见父亲冷冰冰地拽着他的手走向一片无边的黑暗,他想要拉住妻子和女儿,却总也拉不住……

  巨大的恐惧让赵刚感到快窒息、疯狂了,越是这样,他越是频繁地去找情人岳丽丽和周小洁,沉湎在温柔乡里,试图忘却病痛和恐惧。

  侵吞公款

  “安乐死”计划难逃法网恢恢

  渐渐的,赵刚感到手里仅有的那点工资已经不够他博红颜一笑了,他开始打起公款的主意来。

  2006年7月10日,财政所所长和主管会计外出学习,把支票和印鉴全交给赵刚保管。望着抽屉里的支票和印鉴,赵刚心乱如麻。不知不觉间,他的眼前再次浮现父亲去世时瘦得皮包骨的样子。倘若哪一天自己病入膏肓躺在床上,会不会连一口水也没人递给自己喝,死得比父亲还惨?还有,自己因赌博多次挪用公款,这个窟窿什么时候才能填平?要是被人发现该怎么办?跑!带上公款和红颜知己出逃,反正这个地方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了。而现在,正是绝好的机会……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把心一横,决定趁所长和主管会计不在,取出大笔公款来,然后带上岳丽丽一起出逃,纵情享受最后的人生。

  打定主意后,7月11日上午,赵刚乘妻子王彤上班,便拿了单位的相关印鉴,从所在的财政所户头上,一次性提取了16万元现金。“取这么多钱干什么?”王彤本能地问丈夫。“给街道和乡村干部发工资。”赵刚故作镇静。

  当天晚上,王彤在单位陪别人守库,赵刚趁岳父母不在,抱着女儿到街上去逛了一圈,买了很多女儿喜欢吃的东西。“艺歌,爸爸过几天要出差,你……会想爸爸吗?”“想!”小家伙点了点头。“乖女儿!”赵刚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回家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给妻子写了一封信。

  我最亲爱的老婆: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离开万州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我最多还能活一个月。对不起,留下你一个人照顾我们的孩子。

  不要为我难过,我是一个不值得你死心塌地爱的男人,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一年前,我就意识到自己是肝癌了,我时间不多了,但是还有你和孩子,你们怎么办呢?于是我疯狂去赌博,甚至不惜挪用公款,却输得一塌糊涂。我不想让家人再帮我还债了,何况我是一个将死之人,更不值得。于是,我决定就这样逃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选择一种安乐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女儿,一想到骨肉分离,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孩子毕竟太小,还需要人照顾。她是我们陈家,也是你们王家唯一的苗苗,你若没有时间、精力照顾,就交给我的家人照顾,长大后一定要将她培养成才……我走之后,武陵这地方你肯定是呆不下去了,劝爸爸妈妈把房子卖掉后搬到其他地方去……

  善待我们的女儿,我在九泉之下感激你,愿来生再做夫妻,我一定加倍偿还你。

  永别了,我至爱的老婆!再见了,我的亲人们!女儿,爸爸走了,忘记我吧,我不配做你的父亲!

  赵刚绝笔

  写着写着,他不禁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起来。随后,他从影集里取出妻子和女儿的照片,放在贴身的钱夹里。

  7月12日,赵刚又从财政所的账户上取走14万元现金。30万公款全部到手后,他决定尽快逃往大连,在美丽的海边租一栋别墅,在红颜知己的陪伴下快乐地了此余生。他当即关了自己的手机,匆匆赶到岳丽丽住处。由于担心泄露行踪,两人不敢坐飞机,就乘大巴连夜赶到重庆。

    在漫长而焦灼的候车时间里,赵刚突然想起了周小洁。在他看来,两人一起难免会有单调乏味的时候,要是再带上周小洁,肯定会更快乐。于是,他给周小洁发短信告知他们所乘车次,让周小洁一起去大连。谁知周小洁临时有事,让他们先去北京等她。

  7月15日晚,赵刚和岳丽丽乘坐的K262次列车缓缓驶入北京西站。很快,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原来,7月13日早上,王彤下班回家看到赵刚的信后,第一反应就是丈夫携带16万元公款逃走了。她赶紧打电话给赵刚的领导,财政所的领导赶紧报了案。办案人员从周小洁手机短信中掌握了赵刚的行踪……

  2006年7月18日,办案人员将赵刚和岳丽丽押回重庆万州。

  2006年7月20日,办案人员找到王彤。在了解了丈夫的基本案情后王彤请办案人员替她捎去了一些衣服和一封信:

  “你为什么舍得丢下我和年幼的女儿,带着别的女人出去纵情享乐?为什么?……尽管我恨你,但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打算和你离婚……你一定要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无论你在里面多少年,我都会好好地带着女儿,等你回来……”

  捧着妻子的信,赵刚止不住悔恨的泪。

  编后: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有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4000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由于缺乏医学常识,不少人一听“大三阳”就惊恐万状。其实,“大三阳”与“小三阳”只反映了体内病毒数量的多少,而与病情的严重程度关系并不大,“大三阳”通过治疗也可转阴。本文主人公在极度恐慌下作出错误、荒唐的人生抉择,让人叹息。

Tags:安乐死,赵刚,公务员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