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我剥夺了她的第一次 然后娶了别人

更新时间:2007年08月22日11:55:48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我剥夺了她的第一次 然后娶了别人

  [第一眼她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我唯一的心事,从未向任何人说起,也许我的妻子也曾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并不清楚。藏着这样的心事,像守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它带给人的不是快感,而是无尽的痛苦,原本生活无忧的我再也无法轻松起来。

  在开始这段感情之前,我已经情有所属,女友是好朋友介绍的。大学里,我的生活是单调的,除了学习就是和好朋友打篮球,虽然也有不少谈得来的女同学,却从未动过恋爱的心思。女友是我毕业后结识的,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与我的择偶标准相比,女友的个子不够高,又有些近视,我接受了她,我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朋友煞费苦心在情人节介绍我们相识,何况她也是第一次恋爱,还为我和家人抗争了很久,我不能不负起责任。说实话,我们感情一直很平淡,虽无争执和不快,也没什么浪漫可言。我一个月只有两天假期,大部分时间在外地出差,女友从不抱怨我的忙碌,这已经很不错了。虽然因为房子等问题我们暂时没有谈论结婚,可在我心里,已经把她看作相伴一生的女人。

  2002年10月,女友在单位体检中被查出了大三阳,她只告诉了我,出于这种依赖,加上对乙肝知识的不了解,我并没有把女友的病放在心上。我的不嫌弃换来了女友的安心,我们的感情没有受到负面影响,反而更亲密了。可后来,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当知道大三阳对家庭,尤其是后代会有很大影响后,我有些怕了,内心也有了动摇。我从小生活是比较优越的,求学、工作也颇为顺利,女友的病几乎是我面对的第一次考验。不过,在她面前,我没有表现出怯懦和担忧,依旧忙于工作。我和女友的感情从不需要特殊的表达和维系,我们经济独立,有各自的生活圈子,只有在家的时候,我们才是一对恋人。

  经常出差的我为了方便,一般会选择长途大巴,而她是大巴上的售票员。那辆大巴我共乘坐过三次,头两次我和她连话都没说过。但第一次看见她,我的直觉就告诉我,我和她之间一定会发生些什么。她有着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几乎是我理想中的那种女孩,然而我并不是一个擅长和异性搭讪的人。第三次乘坐那辆大巴车时,我坐在左侧第二排,她依然是在门口的第一排,招呼着上上下下的乘客。那天,很奇怪,自毕业后就对方便面敬而远之的我突然特别想吃一碗热腾腾的泡面,突如其来的饥饿感让我顾不得车辆马上要开动,起身下车了。待我返回,车辆果然已经启动,我拍着车窗要她停车,于是和她有了第一次搭话。

  为我停了车,招呼我上车后,她并没有和我更多地交谈,兀自埋头发信息。过了一会儿,她竟然哭了。我想她是在和男朋友联系,果然,她的手机响了,她哭着接电话,和对方吵了起来。过了好久,她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我突然想到了和她交谈的办法。我向她借手机,理由是我必须回复同事的一个短信,可是我刚换了手机,对新手机操作尚不熟练,她的手机和我的旧手机是同一款的,希望可以借用一下。我很担心这牵强无比的理由会遭到拒绝,可她竟然同意了,爽快地递过来她的手机。我快速用它拨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号,然后又故作不好意思地说:“不用了,我还是用自己的手机吧。谢谢了啊。”她没说什么,看得出,她是一个大方、开朗的女孩。像她的名字琳一样,给人赏心悦目之感。

  得到了琳的手机号后,我开始给她发短信,起初是劝她不要在车上哭,那样影响不好,后来,就发些好玩的笑话逗她开心。我们就在车上来来往往发着短信,进行着无声的交流。以我当时的心情,这样做无非两个目的:一是顺利地认识她,二是觉得自己生活得过于现实,想通过她了解一些时尚新鲜的东西,比如网络语言。别看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可在当时,我连“520”代表“我爱你”都不懂,更别说通过QQ和人聊天了。我希望她可以帮我打开一扇窗,了解“80后”的窗,了解网络时尚的窗。

  [我对她说我没有女朋友]

  之后,我们联系得并不多,具体地说,是我不主动联系琳。即便联系,也是她发来短信,我再打电话给她。我不是短信聊天的高手,有更多的话要说时,我宁愿选择电话里的直来直去。20天后,我们约在绿城广场的肯德基见面。这算是我们第一次约会,见面后,我坦言自己是个整日忙于工作,个人生活闭塞的“老土之人”,希望她能教我一些网络专用词汇。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随口说了句“没有”,并在很随意的聊天中向她汇报了我的情况。我对她说:“我一个月只有两天假,大半的时间在出差,这样的状态,有谁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呢?”我看见琳笑了。

  此后,依旧是电话联系,琳开始表现出对我的特别关心,嘱咐我路上小心些等等。而这一点,恰恰是我的女友一直欠缺的,也许是习惯了我经常出差,她从不过问我的工作,也不会为我准备出行的东西。其实我心里也渴望女友能为我整理物品,可惜她似乎没有这样的意识,我也不想直接向她要求。通常,我们的电话是这样的:“回来吃饭吗?”“不回了,在外陪客户。”“哦,那好吧。”从来不会卿卿我我。

  在越来越多的交往中,我知道了琳的真实情况。她是1984年出生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大巴售票员,而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只是趁着假期到大巴上帮忙。琳家里有好几辆大巴车奔忙在不同的长途线路上。琳明确地告诉我,她喜欢我,因为我和她那些男同学不一样,我比他们稳重,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我不清楚更不关心琳的家庭背景,这让她感觉真诚。琳说:“你等我一年,等我毕业了,就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了。”

  我不止一次地拒绝她。她是那种时尚、前卫的女孩,非常小孩子气,我根本没时间去照顾她。她给我申请QQ号,带我去网吧,我第一次知道了网络视频聊天。她带给我很多新鲜的感受,但对于她给予我的关心,我既想要又害怕,我刻意不和她联系,可她的第六感好像特别强。不论我何时出差,只要回到郑州,不到20分钟,她的电话准会打来,让人无处可逃。

  琳常给我发短信,我想女友会有所感觉,因为她知道我不是喜欢发短信的人。不过,我们有过约定,互不查看对方的手机。女友很有修养,说到做到,不看不问,给我绝对的信任和自由。她的大度让我很是内疚。

  [她靠在我肩头哭泣时,我拥抱了她]

  说实话,我从未为琳营造一个浪漫的见面,甚至没敢拉她的手。我在刻意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承认我喜欢她,但又生怕陷进去,我必须对自己的女朋友负责。可面对琳的热情相邀,我又总是无法拒绝。我不明白,一向做事干脆利落的我怎么就不能快刀斩断和琳的关系。那天,琳要我陪她去看电影。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演的是《十面埋伏》。电影演到一半,琳接到家人打的电话,她的表哥出了车祸。琳当时就哭了,看着痛哭不已的琳,我有些不知所措,除了把她轻轻揽进怀里,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安慰她。

  有了这一次相拥,琳对我更加关心了。无论我在哪里,她的电话都会尾随而至。她那种必须见到我的要求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有时我正在和客户谈判,她打电话来,接了会影响工作,不接她会不停地打。我有时斥责她不要总和我联系,语气再怎么生硬,她都不会生气,过不了几天,她就又会打来电话,像什么不快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们在一起没有真正红过一次脸,我想她是牢牢把握住了我那欲拒还迎的心理。当琳再一次明确表示要做我女朋友时,我只好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还告诉了琳女友的身体状况及刚强的个性,我说我不能和女友分手,怕她出事。我对琳说:“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可琳并不在意,对我依然如故,也从不要求我和女友分手。

  那天,我在X市出差,琳打来电话,说恰好没事,要来找我。我曾经带她一起出去玩,但始终是各住各的房间,未敢越雷池一步。她提出见我,我没答应,因为我马上要返回郑州了。可我行至半路时,琳却打电话告诉我,她已经坐上开往X市的大巴。我只得对同事撒个谎,提前下车。琳随后赶到,我们在中途的L市见了面。那天,我们住在了一起。当我发现这是琳的第一次时,心里很痛。虽然琳说她不在意,可我还是很难过。我们在一起,她似乎没有考虑那么多,远没有我内心那样复杂、痛苦。我不知道琳究竟喜欢我哪一点,我对她并不好。2004年,琳的父亲出车祸,她哭着给我打来电话时,我正忙着开年终总结会,我拒绝了带她去车祸现场的要求,只是告诉她,作为家里的老大,她不能只知道哭,而应该给母亲更多的安慰,给弟妹做好榜样,为母亲重新撑起一片天。她哭着说:“你怎么连劝都不劝我一下?”可事后,她对我的爱毫无损伤。难道,她爱的就是我这所谓的成熟与踏实?

  [我结婚了,和她了断了]

  但无论如何,在琳和女友之间,我必须做出抉择。女友没有琳那样体贴、可爱,但她稳重、宽厚,给我自由的空间,她让我活得轻松,有绝对的自我。可琳却要完全占有我的私人空间,出差回来就必须和她在一起,让我感觉好累。

  我对琳说,我们必须结束了,因为我不可能把她当成情人,我没有这种能力,无论是经济还是心里面都不

  可能。我告诉琳,我可能要结婚了。我骗她说是在老家找的女友,因为不想这样拖下去。为了彻底了断,我甚至离开了郑州一段时间。琳打电话要我回来,说我实在不必为了离开她而打乱生活。

  2005年10月,我和女友举行了婚礼。我和女友已经同居三年有余,结婚是自然而然的事。我没有告诉琳。春节过后,我换了手机号,从琳的世界里消失了。

  终于了断了。但我心里却一刻也没有安宁过。我觉得我毁了琳的一生,我剥夺了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却不能为她负责,我带给她的伤害会是一生。我知道,我在逃避,长这么大,第一次做了一件有头无尾的事,却不知如何补救。

  很多次,我想问问她生活得好不好。我设想过无数次和她重逢的情形:在大街上偶然碰见,如果有他人在,我不会和她说话,如果是她一人,我也许可以问问她好不好,我想她可能会狠狠地瞪我一眼,甚至啐我一口,我希望是那样,因为那样我心里会好受些。我更希望,如果有一天遇见她,她是和一个男孩在一起,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可从来没有。当你有意避开一个人的时候,即使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相遇的几率也会小到零。

  她的手机号我一直记着。终于鼓足勇气打电话给她,想问她过得好不好,我甚至设想,她问我在哪里时,我应该约她见面,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把这段感情做个清楚的了断。可电话接通时,她只是问了一句:“你是谁啊?”我知道她一定听得出我的声音,她的故作不知让我突然明白一切都已经结束。我没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我依然牵挂她,作为一桩心事埋在心里,时时折磨着自己。和琳的这段感情让我明白,如果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一定不能三心二意,除非你毫无责任心,不然那种良心的谴责会让你负疚一辈子。

  -记者手记

  布谷说他很后悔,后悔没有及时斩断和琳的关系,最终一步步走向伤害,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害人也害己。很多人在面临多重感情选择时,选择鸵鸟战术,以为把头埋在沙子里装糊涂就万事大吉了,可是感情这东西聪明得很,你睁只眼闭只眼往下混,糊里糊涂往前走,它就会在最后给你一击,重重地打在心上,是一生难以痊愈的内伤。

Tags:剥夺,第一次,婚姻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