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体检标准>> 内容

深圳体检暂取消乙肝 携带者拿到健康证

更新时间:2009年10月17日08:13:48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深圳体检暂取消乙肝 携带者拿到健康证

  今年7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其中将受到限制的“病毒性肝炎”明确界定为“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把乙肝排除在从业禁忌传染病之列,这意味着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依法取得食品从业健康证。

  今年9月1日,杭州22岁的雷闯以乙肝病毒携带者身份拿到了中国第一个健康证;9月3日,安徽一名乙肝大三阳携带者也领到了健康证。

  政策的放宽和其他城市的突破,开启了深圳乙肝大三阳携带者黄铮(化名)的健康证申请维权之路。

  10月15日,对于江西宜春小伙子黄铮来说,是一个开心的日子,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终于拿到了深圳第一个“大三阳”没有经DNA检测后的食品行业健康证。同时,从15日起,深圳从业人员健康检查时将暂时取消乙肝检查项目,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领取健康证了。

  从辞工到行为艺术,再到提出诉状,黄铮不屈不挠,但拿到健康证的他并没有高兴起来,虽然政策已经为“乙肝病毒携带者”解禁了,但他们头顶上的那顶“帽子”仍然戴着,社会对其歧视依然存在。

  “同事知道我有乙肝,把我赶出了合租房”

  看到别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拿到了健康证,黄铮特地辞去了在龙岗平湖的工作,开始了自己的“申请健康证”之旅。

  “深圳也应该开启这扇大门。”黄铮说。

  今年9月2日,满怀希望的黄铮向政府热线12345咨询了深圳关于乙肝携带者办理健康证的相关政策,但没有得到回复;9月5日,他来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咨询,并参加了深圳市饮食行业和公共场所从业人员需进行的体检项目,其中就包括乙肝检查。

  9月8日,黄铮的体检结果出来了,但领健康证的期望幻灭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门诊部主任汪武新告诉他,根据目前深圳的有关政策,不能给他发放健康证,同时,建议他做“二对半和转氨酶”的复查。

  黄铮失望中带着一些不满,他不能接受复查的建议。

  “既然《条例》已经为乙肝病毒者从事食品餐饮行业解禁了,就没有必要再做任何检查了,这是我们应该享有的权益。”黄铮说,“我这么坚持并不是为了我一个人,希望能从我开始来打开深圳为乙肝携带者办理健康证的这个关口。”

  “我要享有与别人同等的权益。”黄铮告诉记者,从得知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那天开始,这顶“帽子”就一直压在他的身上,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阴影。

  2001年高考前夕,黄铮在体检中被查出为“乙肝大三阳病毒携带者”。

  “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乙肝病毒携带者’这个词。”黄铮说,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乙肝病毒携带者”这个身份将会给他以后的生活带来阴影。“高中毕业后,我去厦门找工作,当时我想找个不需要健康证的工作,结果找了半年都没有找到。”

  “我知道自己是‘大三阳’,所以我都不敢去办理健康证。”黄铮说。

  没有健康证,黄铮“从来不敢想去比较正规的工厂找工做”。2004年,他来到深圳,找工作也只能被局限在“不需体检的小工厂、小公司”。同时,他在生活上也遭到了别人的歧视。

  “当时在一家小工厂打工,合租住在一起的同事无意中知道我有乙肝,就把我赶出了合租房。”黄铮无奈地说。

  屡次申请未果,状告卫生部门

  在首次领取健康证失败之后,黄铮在国庆前又多次向深圳市疾控中心进行申请,但同样没有成功。为了维护自己应该享有的权益,9月25日,黄铮在罗湖区田贝一路进行了一次反歧视乙肝的街头行为艺术表演,用白布包裹全身表达“我有乙肝不是罪”的心声。

  在汪武新的建议下,9月28日,黄铮再次到市疾控中心做乙肝复查,但结果仍是“大三阳”,仍不能领取健康证。

  10月12日上午,黄铮再次到卫生局进行协商时,带着碰碰运气的心情拿着办证体检凭条在自动办证机上刷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是,自动办证机显示可以拿健康证了。但工作人员却告诉他那是系统出错,要收回健康证。

  “既然要收回健康证,我就要求他们写一张凭条给我,但被拒绝了。”黄铮说。

  也正因为这个意外,促使黄铮于当天下午在代理律师的陪同下,向罗湖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详细材料,一纸行政诉状把深圳卫生部门告上法庭,其理由是“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拒绝为他办理健康证。”

  这起诉状被黄铮和他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盟友们”视为“全国健康证第一案”。

  据汪武新介绍,之前深圳从业人员办理健康证时,乙肝是办理健康证必须体检的一个项目,且全市包括市疾控中心在内的32个颁发健康证的卫生行政单位,进行健康检查所执行的都是同一个判定标准。

  “《条例》中明确了健康检查等事项将根据各地的情况来定,深圳的健康检查项目和相关规定是根据省卫生部门制定的,在省里没有出台新政策之前,深圳只能执行原来的政策。”汪武新曾向黄铮这样解释。

  “根据深圳之前从业人员的体检标准,乙肝携带者转氨酶正常,又是‘小三阳’的话,就能领取餐饮行业和公共场所健康证。”汪武新表示,如果检查结果是像黄铮一样的“大三阳”,就不能领取健康证。“要领证的话,还需要做一个DNA病毒检测,确认DNA病毒没有复制、没有传染性之后,才可以办理健康证。”

  他透露,深圳早已有“大三阳”领取健康证的先例,“不过目前发放的不多,大概只有3—4例,主要原因是大部分“大三阳”患者不愿意做DNA病毒检测。”

  据他介绍,深圳每年参与体检的人数大概有90万,其中4.5%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其中又大概有2.8万人能拿到健康证。

  “心理的压力和顾虑还有很多”

  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后,黄铮一直处在矛盾中,“走到状告卫生部门这一步实在是没有办法”。

  在矛盾中等待法院通知的同时,昨天上午,黄铮接到了汪武新的电话,要他下午去市疾控中心一趟,但没有告诉他去做什么。下午2时,赶在上班前,黄铮到了市疾控中心,汪武新和一名副主任谢远辉接待了他,并立即发给他一张健康证。

  “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领健康证了?”从汪武新手中接过健康证后,黄铮迫不及待地向工作人员询问。

  “这项政策已经实施,深圳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领取健康证了。”谢远辉如实告诉黄铮。

  得知卫生部门明确的答复后,黄铮才松了口气,“一个多月的抗争终于有了结果”。

  汪新武告诉记者,经过最近一段时间深圳卫生部门和相关专家的讨论,决定修改正在执行的从业人员健康体检标准,“在国家卫生部关于体检指标的正式文件出台前,深圳先暂时取消在所有检查指标中的乙肝指标,至于甲型病毒性肝炎和戊型病毒性肝炎是否纳入体检指标,还要等待卫生部的正式文件。”

  深圳是否会跟上海一样,把食品餐饮行业健康证与公共场所健康证分开,实行两种健康证?汪新武称“深圳仍实行一种健康证,采取简单化管理。”

  “昨天就有10多个‘大三阳’拿到了健康证,下周,全市32颁发健康证的卫生行政单位都会统一执行。”汪新武透露。

  在黄铮领到健康证不久,他也接到了罗湖区法院的电话,告诉他法院已经受理了他的案子。

  但黄铮并没有立即撤销起诉,“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所有乙肝病毒携带者都能拿到健康证。”是起诉,还是撤诉,“周五才能决定。”

  拿到第一张食品行业健康证的黄铮并没有高兴起来,他神色凝重,紧皱着眉头。

  “心理的压力和顾虑还有很多。”黄铮告诉记者,“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这对我以后找工作可能有很大影响。”

  福田区一家酒楼的负责人刘先生告诉记者,乙肝一直是其酒楼员工健康检查中必须检查的项目,“我们的员工每年都接受健康检查,都有健康证,如果店里有员工被查出有乙肝的话,我们一定会辞退,这是为顾客的健康着想。”

  对于目前依然存在的乙肝歧视,黄铮期望“政府再出台更完善的政策,规定在没有法律的允许下,如果不是被检者主动要求,用人单位不能检测乙肝,以保护我们的隐私”。

  “很多人都认为乙肝在日常交往中也会传染,其实乙肝只会通过血液、母婴和性接触三种途径传播。”黄铮说,“我觉得政府应该多进行公益广告、科普知识的宣传活动,让市民充分了解乙肝,减少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偏见。”(记者向雨航 实习生林小敏 鲁力)

  记者手记

  “摘帽”比“解禁”更漫长

  新政策的实施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

  为了那张小小的健康证,黄铮经过一个多月的“抗争”,终于拿到了它,也如愿打开了深圳健康体检指标的“口子”:乙肝不再纳入从业人员健康体检指标,不管是“小三阳”还是“大三阳”,都真正从政策法规的限制中“解禁”了。

  拿到健康证后的黄铮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高兴和轻松,因为在别人的眼里,他还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还戴着“传染病”的“帽子”。

  在采访中,尽管不少市民对乙肝病毒携带者并不如以前那么畏惧,但大多数人仍表明了自己的担忧。社会对乙肝病毒携带者的错误认知依然根深蒂固。

  或许法律和规范能维护权益,保护隐私,但不能改变认知,要改变大家对“乙肝病毒携带者”长期存在的所谓“认知”,摘掉他们头上那顶“帽子”,并不是在一个月、一年里所能做到的,这更需要多方、长时间的努力。

Tags:深圳,健康证,体检,携带者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