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我的爱情隔着一道坎—携带者的情感独白

更新时间:2008年12月03日18:44:57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江门日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我的爱情隔着一道坎—携带者的情感独白

 我的爱情隔着一道坎
——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情感独白
 

  Sasa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通过“非常情感”QQ她找到了我。在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之后,她离开了伤心地,来到了江门。Sasa算得上不少人眼中的“天之骄女”,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张还过得去的脸蛋,还有一副让无数女孩艳羡的身材。尽管如此,28岁的她遭遇几段感情后,仍是孑然一身。Sasa说,她一直不太快乐,因为“乙肝携带”让她与爱情永远隔着一道坎。她特别希望通过“非常情感”栏目,让更多的人了解乙肝病毒携带者,从而给他们一个可以寻找真爱的天空。

  1 因为乙肝病毒初恋离我远去

  我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当年,我如愿以偿考入了北方一所名牌大学,在大学入学体检中,我被诊断为乙肝病毒携带者。最初,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乙肝携带者,甚至以为自己是被判了死刑。学校老师很温柔地和我谈了话,告诉我乙肝病毒携带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病,我可以继续上大学,不过如果病情恶化,我随时要休学回家治疗。由于乙肝病毒携带者不需要打预防针,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我住的整个宿舍。室友们很友善地接受了我,并不因为我是什么携带者而排挤我。虽然有了这点小插曲,我的大学生活还是开始了。

  因为身上一直背着“乙肝携带”这个包袱,我的大学生活没有预料的那么快乐。我不敢随心所欲地和室友们去聚餐,甚至不敢邀请他们和我逛街,怕有人会嫌弃我。大一时,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放在学习上。谈恋爱作为大学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大二开始,同宿舍的室友们陆续有人牵着手在校园里逛了。不少室友还时不时能接到献殷勤的男孩子们送来的鲜花,寝室里摆着各种各样礼物,大家偶尔还相互攀比着。在浓浓的恋爱氛围中,连长得最不起眼的女孩都开始与人约会了,我却没有动静。其实,按我的长相和身材,怎么会没有男孩子向我献殷勤呢?只是我害怕,因为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对男孩子们的盛情邀请,我以各种借口一一委婉拒绝了。

  当英俊帅气的小飞哥也向我发出邀请时,我终于点头了。小飞哥是隔壁班的“班草”,阳光帅气,是我一直暗恋的对象。我们像所有大学校园中热恋的男女一样,要么牵手溜达,要么结伴去自习。每到周末,我们还相约一起看电影。牵着小飞哥的手,走过校园,我们赢得了无数的回头率。我喜欢各种可爱的洋娃娃、布娃娃,小飞哥便到处搜罗给我买来。数十个不同大小的布娃娃,占据了我宿舍小床的一角,让室友们惊叹不已。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我和小飞哥恋爱一周年的重要日子到了。处于你侬我侬之中的我,终于在恋爱一周年晚餐上向小飞哥说出了我一直保守的秘密——我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原以为小飞哥会安慰我,结局却出乎我的意料。听到这个消息,小飞哥有些惊讶和意外。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此后小飞哥对我冷淡了许多,我约他,他也以忙推脱。我是一个敏感而又自卑、自尊的女生,自然知道了对方的意思,尽管有诸多不舍,我还是选择了默默离开。

  令我一直难以释怀的是,据说小飞哥与我分手后,很快便去了医院体检,只是为了确认是否被传染了乙肝病毒。大学四年,我没有再恋爱。

  2 乙肝病毒让爱情与亲情打了一架

  凭着大学优异的成绩,我大学毕业后在北方另外一所城市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通过工作关系,我结识了大我5岁的磊。磊成熟帅气,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几次约会后,我们彼此产生了好感。或许是太想得到磊的爱了,好几次想向磊坦白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实情,却一直没有开口。我内心安慰自己,或许磊并不在乎这个。

  我们大张旗鼓开始恋爱。磊频繁带着我去见他朋友、同事,我的美貌、身材及不错的工作,让我们走在哪里,得到的都是赞美,也磊特别愿意带我出席各种公众场合。不到半年时间,我和磊的朋友、同事都已经很熟了。磊年龄不小了,家里人都希望他能够早点结婚。于是,磊很快就带我回了东北的家,我自然受到了磊父母及亲朋好友的热烈欢迎。磊的父母四处张罗,骄傲地把我介绍给所有亲戚朋友。一时之间,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我告诉自己终于找到这辈子的归属了。很快,我也带磊回了老家,拜见我的父母。得到两家父母同意后,我们便开始积极筹备婚事。

  磊的母亲是医生,或许因为职业习惯,在我们登记前,她提议让我们去做婚前体检,孝顺的磊自然听从母亲的意见。当她向我提出婚前体检的建议时,可以想像当时我的疯狂和歇斯底里。一直优雅文静的我突然对着磊狂吼:“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为什么要做婚前体检?”对于我的失态,磊有些不解和惊讶。良久,我平静地对磊说:“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们就分手吧!”说完,我如释重负,原来,有所欺瞒的爱情让我活得太累了。那天,我简单收拾了属于自己的东西,离开了磊。

  第二天,我接到了磊的电话,他说他不在乎我是什么乙肝病毒携带者,因为他爱我。听到这句话,我捧着电话就哭了。这么多年来,我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就是这句话。我毫不迟疑地回到了磊的怀抱,从那以后,磊的家里就陆续给我寄来各种各样的药。磊说,他的父母知道我的病后,四处给我求医,买了很多药,希望我能够早日康复。尽管我和磊重归于好,可是他却再也没有提去登记结婚的事情。有一天,我终于追问了磊,磊支支吾吾半天才告诉我,原来他父母一直十分犹豫,担心乙肝病毒携带会影响后代,所以让我们推迟结婚。我欲哭无泪,或许我只能埋怨老天对我不公。半年后,我发现磊总背着我偷偷摸摸接听家里的电话,并且常常一接就是半个小时。抱着好奇心理,我偷听了磊的电话,发现磊的父母催促我们分手,隐隐约约还听说给他在老家介绍了对象之类的话。我假装不知道这些事情,希望磊能够坚守自己的爱情,而磊自己默默承受着家人的压力,继续与我交往着。后来,磊的姐姐给我打来电话,希望我能够主动和磊分手,因为父母被磊气得病倒了。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罪人。3个月后,我主动提出分手,和磊平静地结束了恋情。

  磊辞职回了老家,很快便和家里介绍的对象结婚了。结婚前,磊给我打来电话,玩笑似地告诉我,他的新娘没有我漂亮,也没有我温柔。然后,我们俩都哭了,从此之后再无联系。其实,说真的,我不恨磊。我相信他爱我,只是乙肝病毒,让爱情与亲情打了一架,我的爱情一路溃败。

  3 同病相怜的爱夭折了

  与磊分手后,我离开了那所城市来到了江门,开始了新的生活。27岁的我已经成为不少人眼中的大龄青年了,我的婚姻问题引来不少同事的关心。在同事介绍下,我开始了相亲。

  强是我相亲的第三个对象。强的条件也不算太差,瘦高的个子,给人一种可靠老实的感觉。聊了一会,他坦白地对我说,他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前女朋友不能接受这方面,与他分手了。这样坦白的交流,让我浑身变得轻松起来。我笑着告诉强,我也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同样被男朋友抛弃了。说完这些,我们俩突然大笑起来。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俩的内心同样凄凉,我们的笑容同样无奈。就这样,同病相怜,我们俩竟然谈起恋爱来了。

  其实,我不爱强,我知道他也不爱我,我们只不过在彼此的怀抱中索求理解和温暖。不到半年,我们便分手了,彼此很干脆,甚至都不问理由,因为我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单身的日子很寂寞,也很自在,因为我不需要为了爱情而自卑,可是我不太快乐,我渴望着真爱来临,渴望着一份真正属于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爱情。 (本报记者 宁园)

  【记者手记】

  爱情,何时越过那道坎?

  Sasa的故事有些凄美,一个女孩子对真爱的追求,为何这么难呢?仅仅因为她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我曾经听过一个某些情节类似的故事,不过结局却截然不同。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谈恋爱5年,终于到了结婚的时刻。登记前,他们进行了婚检,结果女方检出了患有某种病,极有可能会导致不孕。经历了痛苦的思想斗争和艰难抉择,两个人后来还是选择了结婚。

  Sasa说,她的爱情故事并不罕见。或许由于同病相怜,她与许多乙肝病毒携带者成为了朋友。不可否认,因为乙肝病毒携带,他们或多或少心理上都有着抑郁、焦虑、自卑情绪,其中,不少乙肝携带者像她一样,因为这道坎而被爱情抛弃。本人不是学医的,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病情并不太了解。据说乙肝病毒携带虽不同于乙肝,但同样会传染,甚至也会遗传,不过只要采取合理的方法,乙肝病毒携带者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并不会影响后代。

  到底什么是爱情?梁山伯与祝英台,共同化蝶翩翩起舞;许仙得知白素贞是蛇精,仍然要与其厮守终身……这就是爱情。人吃五谷杂粮长大,怎能不生病呢?即使婚前没有乙肝病毒携带,婚后谁能保证一定不患上各种各样的病,甚至更恐怖的病?绕不过这道坎,爱情注定经不起考验。

《江门日报》2008-12-3日 A15版 【 情感廊 】版

Tags:爱情,情感,独白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