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乙肝新闻 > 工作学习 >

北科大学生银行劫案:学校要求加强与延期毕业生沟通

更新时间:2009-07-20 16:42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2776
手机版地址:北科大学生银行劫案:学校要求加强与延期毕业生沟通

北科大讨论银行劫案 要求加强与延期毕业生沟通2009年7月17日 08:41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周逸梅 选稿:实习生 周文洁

  东方网7月17日消息:北科大昨天表示,学校领导昨天开会讨论黎立事件,决定要加强与延期毕业学生的沟通。

  北科大称,根据四年的学制,黎立应该在2007年毕业,但需修满309个学分,当时他还差65分。去年还差39个学分,且被查出考试作弊。

  今年是他可以毕业的最后一年,除了学分没修够,他还没有完成毕业设计。6月25日,学校开会决定让他肄业。

  北科大新闻发言人章东晖表示,每年大约有4%-5%的学生需延期毕业,但像黎立这样延期两年仍不能毕业的学生,今年只有他一人。学校考试对于全体学生都一视同仁,不能因为是第6年而特别给予通融,“这样做是对国家和社会的不负责”。

  章东晖表示,如今国家已经构建了覆盖全面的资助体系,不仅有国家补贴,而且可以根据自己需要申请助学金和勤工俭学,完全可以不用在外打工也不用家里负担。他称,黎立大学四年共获得国家助学贷款1.7万元。另外,黎立延期两年,照理要支付每年5000元的学费,考虑到他家庭条件不好,学校还是让他继续学习考试。

  章东晖推测,黎立可能因为对家里的谎言以及迫切想报答姐姐的心意产生了压力。他称,据了解,黎立曾经发手机短信称要为姐姐结婚准备十万元。

  针对黎立的事件,北科大昨天召开会议要求在近期对所有延期的学生再进行一次疏理,保留他们的联系电话,加强联系沟通。北科大称,造成延期毕业最多的原因是沉迷网络游戏耽误了学习,目前正寻找这一难题的解决办法。

  事件背景:

  京华时报讯(记者苏季)本月12日,北科大学生黎立挟持人质,从校内一银行抢走了10万元钱,很快就被抓获。“他比我们小3岁,心理承受能力没有我们好,家庭条件不好,没有拿到文凭,没有生存之路,感情不成功,他肯定精神崩溃了,要不然不会做这种事”。昨天,黎立大学四年的同寝室同学和好友许刚说,聚集在黎立身上的各种矛盾集中爆发,才让他走向极端。

  贫困而自尊

  “因为黎立本来是我们同学,当时我们听到他抢银行这个事时非常震惊,震惊过后马上觉得非常惋惜。”许刚说。

  许刚说,黎立来自江西农村,家庭条件不好,申请了助学贷款。

  黎立的宿舍共有8人。许刚说,男孩子有些懒,天热或者天冷,就懒得去打水,随便买些矿泉水或饮料解渴,但黎立从来都是拎着暖瓶去水房。平常,同寝室的哥们儿会定期到校外聚餐,或是喝酒唱歌,但黎立都不参加。问他的时候,他就回答“你们去吧,我不去了”,然后便不多说。

  许刚说,他在大一的时候就有手机,到大二时,不管好还是次,其他同学也都陆续有了手机,但黎立一直到大四都没有。电脑也是,学校大二才允许他们买电脑,一到大二,寝室里的同学全都有了电脑,除了黎立。直到大四,黎立才花500元在校内网购得一台二手电脑。

  在许刚眼里,黎立贫困但是自尊善良。他关于自尊的例证是:每次回老家,他都会像其他同学一样为大家带来特产。

  许刚说,别的同学带肉脯,带葡萄干,黎立没什么可带,就带了一大兜枸杞子。肉脯和葡萄干很快被大家吃光了,而枸杞子没人吃,只能泡水喝。一学期下来,枸杞子也就吃了两小把,剩下的都烂了,只能扔掉。但来年,黎立还会背一大包过来。

  “他不是品质不端的孩子,而是一个非常老实善良的人,会替别人着想”,许刚说,黎立性格内向,有点口吃,加之说话有口音,所以不愿与人多交流,但人比较老实,“没有坏心眼”。

  许刚等同寝室同学与黎立的唯一一次聚餐是在大四时。当时寝室的一个同学被保送读研。那天,他通知黎立从工作单位早点回来。晚上,他们来到学校北门的一个餐厅。许刚说,此前,黎立主动告诉大家自己是乙肝“小三阳”,大家都没放在心上,但黎立本人很在乎。聚餐时,虽然大家一再表示无所谓,但黎立还是特意要求服务员多拿了一双筷子,用这双筷子将菜夹到盘中,再用另一双筷子吃。

  打工耽误学业

  许刚说,大三之前,黎立成绩非常优秀,没有一门课不及格,直到大四。

  大四的时候,黎立开始想赚钱,他认为自己已长大,还花家里的钱是很惭愧的一件事。于是,他在中关村找到一份工作,帮一个攒电脑的公司打工,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才回到寝室。

  “看起来挺累的,洗完澡就躺下睡觉。”许刚说,打工挣钱让黎立2007年毕业时没有修满学分,只能延期一年。第一年延期,他与同是延期毕业的同学在清河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个月500元的房租,一年下来要6000元,这与学校一年才900元的住宿费相比贵了很多,他只能靠家教为生,再努力挣钱,这种恶性循环让他无法专心学业。结果那年,黎立因为作弊被通报,仍没能拿到学位证,只能再延期。

  今年最后一门课考试时,“他说考卷都写满了”,黎立觉得自己能过,甚至都没有去查分,但最终还是没有过。

  许刚说,黎立曾在校内网上认识一个女孩,表示很喜欢他,但该女孩有很多追求者,朋友建议他放弃。去年春节的时候,一个朋友曾接到黎立发的短信,说“学业不顺,老家喜欢的一个女孩子也已经订婚,不想活了”。

  觉得愧对家人

  许刚说,第一年延期时,他和黎立聊过一次。黎立后悔告诉家里他“延期”,因为家里知道此事后非常担心,经常打电话询问。因此,黎立一直没有告诉家里再次延期一事,而称自己在北京找到一份工作,已经落脚。

  去年春节,黎立还说,他荒废了两年时间,现在已经明白,应该好好学习,把文凭拿到手后再去找工作,才能赡养父母,好好生活。“但第二年他还是没能拿到学位证,可能一下子打击太大了。”许刚说。

  黎立的姐姐在他高二时就离家打工,黎立大学4年的生活费主要由姐姐负担。

  黎立在校内网的博客显示,2007年12月30日,他写了一篇题为《姐姐结婚了,我却哭了》的博客。博客中称,姐姐结婚让他不但伤感,还很惭愧。“由于以前的不懂

  评价其自尊善良 因贫困而打工误学业事,我自己的情况也很窘迫,不能尽到弟弟的责任……大学四年的生活费也主要是她给我,可惜整整四年,我陷入一个非常低潮的阶段,学业完成得不好。可是还没等到自己做好准备,她就要结婚了,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的,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希望你一生幸福”。

  许刚说,黎立在高中时跳过级,上大学时才16岁,比他们小三岁,心理承受能力要比他们弱很多,所有压力聚到一起,让他最终走向了极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